【孟子寡人之于国也】从《寡人之于国也》看孟子论辩技巧(人教版高一必修教学论文)

2017/7/30 11:46:58

孟轲(前390-前305),人称“亚圣”,是孔子孙孔伋的学生,人们尊称他为圣人,不敢以“辩士”语之,实际上他善于言辩,善于论战,他能在复杂的论辩中,纵横捭阖,往往置对手于理屈辞穷之境,而自己则始终牢牢占据主导地位,从而立于不败之地。

【孟子寡人之于国也】从《寡人之于国也》看孟子论辩技巧(人教版高一必修教学论文)

这一方面源于他的游说充满了严密的逻辑性;另一方更源于他内心深处的“浩然之气”,对于“仁政”政治理想的不懈追求。《寡人之于国也》记载的就是孟子与梁惠王的一次耐人寻味的对话。下面我们就从中来品味一下孟子的论辩艺术。

【孟子寡人之于国也】从《寡人之于国也》看孟子论辩技巧(人教版高一必修教学论文)

一 避实就虚,以抒己见。

文章的开头,对话是由梁惠王的疑惑而引起的。梁惠王自以为对国家的治理已十分“尽心”,他的“尽心”,具体表现在“河内凶,则移其民于河东,移其粟于河内;河东凶亦然。”尽管邻国之政不及他如此“用心”,可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

【孟子寡人之于国也】从《寡人之于国也》看孟子论辩技巧(人教版高一必修教学论文)

”梁惠王是有野心的,他所采取的“移民移粟”的措施,是渴望能借此增加兵员,提升军队的战斗力,以实施其问鼎于天下的政治目的。其统治理念的核心是“霸道”。这显然和孟子的思想不吻合,

【孟子寡人之于国也】从《寡人之于国也》看孟子论辩技巧(人教版高一必修教学论文)

孟子的核心思想是“王道”,“性善”是实;其余观点皆属细枝末节,是虚。论辩的核心是不能变的,因此,对方的话题不在二者范围之内,对孟子来说便是“虚”。如何将虚过渡到实,孟子自有其语言上的太极推手。孟子没有正面回答梁惠王的疑问,而是“请以战喻”,将话语权牢牢的把持在自己手中,巧妙机智掌握的话题的主导权,即回答了“民不加多”的疑问,更是从中引出了自己关于“王道”的观点。

【孟子寡人之于国也】从《寡人之于国也》看孟子论辩技巧(人教版高一必修教学论文)

这种话题转换艺术使得孟子能够在论辩之中反守为攻,转败为胜。清人刘熙载曾称赞说:“孟子之文,百变而不离其宗,然此亦诸子所同。其度越诸子处,乃在析义至精,不惟用法至密也”可谓中肯之论。 

【孟子寡人之于国也】从《寡人之于国也》看孟子论辩技巧(人教版高一必修教学论文)

二深谙对手,巧妙设喻。

孟子深谙其人,“王好战”的快人快语,一下就点中梁惠王的要害之处,揭露出他所谓的“移民移粟”的虚假性。“请以战喻”,孟子没有直接回答梁惠王“民不加多”的原因,而是以梁惠王熟悉的战事设喻。显然,孟子所设的“以五十步笑百步”故事之喻的内涵十分丰富,它不仅是孟子有意设置的一个圈套,诱使梁惠王不自觉地钻进去,从而以子之矛攻之盾,而且还寄托了特殊的寓意。

【孟子寡人之于国也】从《寡人之于国也》看孟子论辩技巧(人教版高一必修教学论文)

那就是梁惠王所谓的“尽心”与“邻国之政”的不“用心”,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只是形式上和数目上的不同而已。

这也就暗示了“民不加多”的根本原因。“无望民之多于邻国”,也就是一种必然了。那么,如何才能使“民加多”呢?孟子便牵着梁惠王的“牛鼻子”,顺着自己思维的轨迹,一路走得快步如风。

【孟子寡人之于国也】从《寡人之于国也》看孟子论辩技巧(人教版高一必修教学论文)

三 抓住时机,因势利导。

孟子为了申述宣扬自己的观点,常常采用设问的方式。在一问一答中,选择时机,直指要害,最后单刀直入,直至制服对方

【孟子寡人之于国也】从《寡人之于国也》看孟子论辩技巧(人教版高一必修教学论文)

孟子“请以战喻”,大大的吸引了梁惠王的注意力,可想见梁惠王此时全神贯注,意兴盎然地期待着孟子的下文的样子,而孟子提出问题却非常简单“以五十步笑百步,则如何”,梁惠王轻松答出两者并无实质区别,“是亦走也”。

【孟子寡人之于国也】从《寡人之于国也》看孟子论辩技巧(人教版高一必修教学论文)

此时的梁惠王自然沾沾自喜,以孟子大贤之才,提出的问题如此低级,自然获得了一种心理上的优越感。孟子乘着梁惠王高兴自满,警惕感降低之余,却掷地有声的提出“王如知此,则无望民之多于邻国也”,又回到话题的开始,指出梁惠王与邻国之王并没有本质不同,当头一棒,自然使其警醒,从而激发其寻找真正治国之道的欲望,也就为其接收孟子的仁政思想铺平了道路。

孟子对梁惠王情绪的步步善诱,精确把握让人叹为观止,如果孟子不选择有利时机,也不因势利导,而是直言相劝,梁惠王不一定愉快地接受他的谏议。

故而清人赵襄周在《孟子文评》中评析孟子:“凭他天下事,到极难处,千万人变色却步,无所措手,一经圣贤面前,直如俯地拾芥,毫不费力,又如拉朽摧枯,无一处不迎刃而解。”

四 逻辑严密,层层深入。

说起“王道”,论及“仁政”,孟子更是逻辑严密,层层深入。

先说“王道之始”,那就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国家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的,说及国政,自然要从个人的生活质量谈起。人的一生是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的两极,也就是“生”和“死”了。能使生的人无憾,活出生命的滋味;能使死的人也无憾,死得其所,这无疑是站在对人终极关怀的高度,充分显示了孟子思想内核的人文精神。

再说“王道之成”:“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衣帛食肉”,在兵连祸结的战国时期,那可是一个美丽的梦幻。孟子不遗余力地描绘着这种梦幻变为现实的可能:“五亩之宅,树之以桑”、“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百亩之田,勿夺其时”。

其次,当“养民”在物质上有了比较充分的保障时,还得在精神上教化民众,而“教民”的途径,就是“谨庠序之教”,来达到“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这样一个溢满人文关怀的境界。孟子层层铺叙,其理想世界被他渲染得有声有色,他为梁惠王展示了一幅极为美好的前景:“不王者,未之有也”。

当梁惠王全然浸沉在诱人垂涎的梦幻里,彻底地成了孟子思想的俘虏时,孟子并未忘记最后的顺刺一枪,那就是现实中令人发指的虐政:“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针对统治者将这样现状的造成全然归罪于年成的推诿,孟子更是一针见血--“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如此反问,掷地有声,不容置疑。

孟子牢牢把握“王道”这一论述中心,按照其内在发展的逻辑顺序,采用了递进的结构方式:先由梁惠王的“民不加多”的疑问引出讨论,然后“请与战喻”含蓄否定梁惠王施政方针,最后阐明怎样行王道,提出了具体措施。这样,先提出问题,再分析问题,后解决问题,后面的论证建立在前面论证的基础上,层层深入,环环相扣,边破边立,有条有理,逻辑性强。

五 技巧娴熟,气势磅礴。

孟子具有深厚的文学修养。孟子在思想上,是儒家学派的集大成者,在论说道理上,很讲究语言技巧。孟子散文技巧娴熟,感情充沛,具有所向披靡的磅礴气势,语言滚滚滔滔,若江河之不尽,辞锋犀利,若青霜之逼人。

从论证方法来看,孟子善取譬喻理,以理服人,“以战喻”,巧妙的抓住了问题的实质,不失为政治家的高瞻远瞩。清人赵襄周在《孟子文评》中评析孟子:"凭他天下事,到极难处,千万人变色却步,无所措手,一经圣贤面前,直如俯地拾芥,毫不费力,又如拉朽摧枯,无一处不迎刃而解。

”孟子还善于运用类比推理, “以五十步笑百步”来类比梁惠王与邻国之政并无本质区别,揭露“非我也,岁也”与“非我也,兵也”同一的无耻推诿,步步进逼,最后把论辩对手逼向穷途末路,无言以对,从而取胜。

从修辞技巧来看,语句排比而起,连贯成篇,“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御也”。例如“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大段排偶的运用,显得声色俱厉,锐不可挡,步步紧逼,犹如泰山压顶,一气呵成的从多角度的阐述了王道之成的条件,使人于目不暇接中,摄服于论者的气势,认同论者的思想。

总之,孟子抓住有利的时机,运用生动形象而又贴切的比喻因势利导,再用强烈鲜明的对比摆事实、讲道理,步步诱导,层层深入,最后说服梁惠王接受了自己的主张。因此可以说《寡人之于国也》实际上是一场孟子和梁惠王之间的辩论,而能在辩论中取胜,充分体现了孟子高超的论辩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