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背单词pdf】App Store 里有哪些优秀的背单词或学英语的应用?

2017/7/30 12:27:24

讨论背单词app或者背单词方法,不能逃避两个问题: 1.怎样才算“会”了一个单词?----即,会一个词包含多少意义 2.那怎样背单词最有效,能达到“会”?----怎么背单词? 因此,评价一种背单词方法或者某种背单词软件的标准必然建立在回答了这两个问题之上。

【我爱背单词pdf】App Store 里有哪些优秀的背单词或学英语的应用?

我只给出参考标准,如何评价,大家根据我给出的参考标准自行评价。 1. 一个词汇包含多少意义 一般来说,分为词汇知识(发音、拼写、搭配、语体语域限制)和词汇技能(会用)。

【我爱背单词pdf】App Store 里有哪些优秀的背单词或学英语的应用?

在词汇知识和词汇技能之间有一条巨大的鸿沟,这就涉及到词汇习得的问题,也就是一个词如何最终在我们的心理词库里表征。 蒋楠老师2000年提出了心理词汇的表征模型,并用该模型解释了第二语言词汇习得的过程。

【我爱背单词pdf】App Store 里有哪些优秀的背单词或学英语的应用?

蒋楠认为,心理词汇的内在结构如下: 在我们的母语中,每一个词汇都由lemma和lexeme构成。lemma包括词义、词性等信息,而lexeme中包括了形态、发音、拼写方法的形式信息。

【我爱背单词pdf】App Store 里有哪些优秀的背单词或学英语的应用?

我们母语词汇表征的重要特点是lemma和lexeme信息的高度整合,即,任何一方面的信息被激活,其他所有信息都能自动提取。而母语词汇表征具有这样特点的原因是我们在习得母语的时候接触到了大量、高度语境化的语言输入。

【我爱背单词pdf】App Store 里有哪些优秀的背单词或学英语的应用?

而成功的第二语言词汇习得也就是要达到母语者这样的水平。但是我们在学习二语词汇的时候往往很难达到母语词汇的水平,原因1为我们在学习二语词汇的时候远远没有实现大量的、高语境化输入,原因2为,我们的母语已经建立了一个概念/语义系统,有了一个现成的,我们学习二语词汇的时候很容易依赖这个系统,自然不能实现L2-concept的无缝拼接,相反,我们总是依赖L1进行L2-L1-Concept的绕道行为,而国内的背单词方法和背单词app都在强化你的L2-L1-Concept,所以,根据这一条,你是不是可以对选择词汇学习软件有一个更好的选择了? 那么要达到母语词汇水平要经历什么阶段呢? 蒋楠提出了三个阶段: 阶段一:Formal Stage 在这个阶段,我们只获得了第二语言词汇的形式和发音,并且有一个pointer引导我们从在母语中寻找相应的词义、词性等信息。

【我爱背单词pdf】App Store 里有哪些优秀的背单词或学英语的应用?

在这个阶段,我们只获得了第二语言词汇的形式和发音,并且有一个pointer引导我们从在母语中寻找相应的词义、词性等信息。

随着我们学习经历的增加,L2和L1翻译的连接加强了,L2的形式和L1的Lemma总是同时被激活,无数次的重复这种同时激活,最终L2的形式和L1的Lemma之间建立了强大的直接联系,此时到达了第二阶段。

【我爱背单词pdf】App Store 里有哪些优秀的背单词或学英语的应用?

阶段二:L1 lemma mediation stage 在第二阶段,这个词汇的使用达到了一定的自动化程度,因为L2的Lemma被L1 Lemma占领,无数次的重复激活使得L2可以直接和Concept联系。

但是,此时要注意的是,morphology的位置是空缺的(后面解释形态的问题)。在第二阶段,这个词汇的使用达到了一定的自动化程度,因为L2的Lemma被L1 Lemma占领,无数次的重复激活使得L2可以直接和Concept联系。

【我爱背单词pdf】App Store 里有哪些优秀的背单词或学英语的应用?

但是,此时要注意的是,morphology的位置是空缺的(后面解释形态的问题)。

继续随着学习经历的增加,已经对morphology的整合(morphology如何整合后面解释)这个词汇终于到达了第三阶段。 阶段三:L2 Integration Stage 这个图形和第一张母语的词汇表征模型是一致的,也就是说我们终于实现了这个词的native-like水平了。

【我爱背单词pdf】App Store 里有哪些优秀的背单词或学英语的应用?

这个图形和第一张母语的词汇表征模型是一致的,也就是说我们终于实现了这个词的native-like水平了。 这就是蒋楠老师认为的我们习得一个词的过程。

【我爱背单词pdf】App Store 里有哪些优秀的背单词或学英语的应用?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这个模型针对的是一个词,而不是我们的整体词汇能力,也就是说,对一个某个人来说,他的词汇海洋里,每一个词汇小水滴是处在不同词汇习得阶段的。 从理论上来说,只要我们像母语者那样接触了大量、高语境化的语言输入,我们的词汇是可以完成这三个阶段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很多人都停留在了第二阶段,出现了僵化(fossilization) 我之前的回答多次提到过僵化,僵化的官方定义说得很明白!

即便是你很努力的学习,你接受到的输入很大量,你也动机很强,还是会出现语言能力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的现象!词汇习得僵化发生的原因是什么?我之前的回答多次提到过僵化,僵化的官方定义说得很明白!

即便是你很努力的学习,你接受到的输入很大量,你也动机很强,还是会出现语言能力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的现象!词汇习得僵化发生的原因是什么? Ellis 1994说:“僵化并不是因为我们接触的语音输入不够大量,而是我们提取语言信息的能力出现了问题。

”也就是说,并不是语言输入的问题,而是我们的提前能力。蒋楠认为,这是因为我们已经有了L1的缘故,我们总是用L1的Lemma去补充L2的Lemma的位置,所以,不断加强的是L2的Lexeme和L1的Lemma。

学习者不去汲取L2词汇出现的语境语义信息,从而造成了L1 Lemma的强化,从而无法到达阶段三。 【遗留了Morphology的问题,改天更新】 2.

那怎样背单词最有效,能达到“会”?----怎么背单词? 蒋楠老师并没有给出学单词的方法。我根据他的词汇表征模型,给出几点背单词的参考方法。 大量的、高语境化的输入。(别跟我说你会僵化的,开了个淘宝店就担心自己变成马云了。

)这一条我不多解释了,具体方法就多了,典型的多看、多听、多见例子。通过上面的模型自行解释。不要锲而不舍的加强你L1和L2的连接了。不是说通过L1的lemma而理解或者产出L2不可行,的确很可行,而且很快,我们看到一个陌生单词,看一眼中文意思,起码就能理解一句话的意思了,而且我们通过这种中英对译的方式也提高了词汇量,提高了英语水平。

而这样的学习方式的结果可能是加重你的僵化,也就是说,你对某些单词的提取永远达不到母语者的速度,而这种对词汇提取的慢速度直接影响英文水平,你可能能通过中英对译的方法能达到某个水平,可是再往上就难了。

如果你就喜欢慢慢的说英语,慢慢的看,没有更高的要求,中英对译这样的方法没什么大问题。

此外,"as has been pointed out by many researchers, words in two different language seldom share identical semantic specifications.

"两种语言的Lemma很少是等同的,因此,中英对译直接带来词汇误用的结果。最后,说说市面上的几款app: 算法什么的我不懂,总之学界没人提这个东西,看了看别人的回答,大概是根据错误率、记忆曲线和出现的频次而个性化的呈现给学习者的一种机制,总之和记忆曲线的功能一样,也是帮助学习者记忆的。

前面说了,你记得是不准确的,记得越牢越错!

社区互动好像是一个卖点,社区互动其实也是把规则(lemma)的学习变成了有趣的行为,当然,如果通过讨论,能把L2的lemma用L1讨论成那一坨concept,那也算本事,这一坨讨论出来的L1 concept最好还能快速的激活。

图片联想是不错的尝试,通过图片背单词的路径是:L2 Lexeme--Picture--Concept,图片不像我们的母语,图片本身没有语法信息,只提供了词义,不会阻碍L2 lemma的通达。

不过在词性方面还有欠缺,需要大量、高语境化输入加强(这个加强不是多次重复出现单词和图片) ---------------------------------------------------------------------------------------------------------------------------- 7月2日更新 今天重新看这个回答,我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特意更正,并补充之前所没有完成的部分。 在二语习得领域,我们的研究对象通常有三个: 表征(Representation,包括第二语言知识如何在大脑中表征)加工(Processing,包括我们在输入和输出语言时,大脑是如何运作的)习得(acquisition,当我们知道母语是如何表征和加工,并希望二语学习者有相同过程时,我们如何促进二语习得者的习得,或者,他们是如何习得的?)目前这个问题问的是:“如何习得词汇?”(App store里有哪些优秀的词汇学习软件?)而我的回答是:二语词汇在大脑中是如何表征的。

当然也并不是完全跑题,我们可以通过了解词汇如何表征,来了解词汇如何加工,那么也可以脑洞大开的推测如何习得。

那么,上文提到的词汇表征模型如何解释词汇的产出和输入呢?蒋楠用了Levelt (1989)的Speech Production来解释词汇产出和输入的过程: 如果用Levelt的模型解释母语词汇的产出过程,我们可以看到,在概念器和语型器中,都是提取了我们母语的lemma和lexeme来形成一个surface structure用来产出,然后在L2词汇产出中,在概念器中激活的是L1的lemma,因此在语型器中需要完成L1-L2的关联,通过L1去形成L2的Lexeme,也就是说绕弯儿了,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我们产出二语词汇比一语词汇慢多了的原因。

词汇表征模型如何解释屈折变化(morphology)的僵化? 关于-s,过去式等等形态屈折变化的僵化是中国人学英语的重灾区,那么,蒋楠如何解释?通过他的表征模型,我们可以看到morphology本应该在lexeme中,和发音、拼写一起共同被激活的,然后,由于汉语中并没有屈折变化,morphology便成了词条(lexical entry)外的因素,既不能通过L1通达,也不是和发音、拼写同时激活,因此,反而成了词汇产出中最容易出错和最难进步的部分,也最不容易实现自动化。

通达一个有形态屈折变化词除了词条内进行,学习者还必须通过额外的屈折知识来补充。 因此,蒋楠总结,影响L2词汇习得的阻碍有: 1.

缺乏充足的、语境化的输入 2、已经形成的语义和词法系统占据了lemma 因此,L2词汇表征的特点为: 1、an L2 lexical entry contains its own formal specifications and the semantic and syntactic specifications of its counterpart in L1 2、it does not have morphological specifications 3、connections between L2 words and higher level representations are relatively weak.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