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是美好的杨东平 杨东平:日本的“宽松教育”告诉我们什么?

2019-04-12 - 杨东平

PISA2009测试的数据显示,日本、韩国、台湾地区学生的学习时间和竞争强度均已大幅低于上海。上海学生每周作业时间平均为13.8小时,OECD国家为平均5小时多,芬兰最低为3小时多、日本4小时多。同为PISA第一梯队,韩国、芬兰学生的作业时间是上海的1/4,日本学生的作业时间是上海的1/3!加上校外辅导和私人家教,上海学生每周校外学习时间平均为17小时左右,远远高于OECD的平均值7.8小时。

小的是美好的杨东平

韩国的教育改革是个典型。多年来,韩国教育的哲学观和价值观是“发展教育”,就是培养能为国家做贡献的杰出人才,国家和社会对拥有优秀学历的学校、学生优先分配资源,学生、父母、老师和地方团体都投入到学历竞争和成绩竞争中。

小的是美好的杨东平

它在推进教育普及和经济发展的同时,也收获教育异化的苦果。单纯成绩和学历的竞争让学校变得嫉妒、仇视和攻击;考试成绩竞争,破坏了全面素质教育理念;炽烈的课外培训,给国民造成极大经济负担。据韩国SBS新闻报道,在OECD成员国中韩国学生的幸福感最低,学习压力最大,自杀率也是最高的。这样的教育会被看成失败的教育。

小的是美好的杨东平

进入2000年,以创新和人性的创意为目标的人性教育政策成为韩国的主流观点,从而脱出“发展教育”的窠臼,它被定名为“幸福教育”。实施“幸福教育”的抓手是“自由学期”制度,即在初一、初二学年选择一个学期,取消期中和期末考试,实施灵活弹性的教育课程,开展讨论、实习等学生参与型的教学以及多样化的体验活动,以发展自主学习能力和适应性,帮助学生探索未来的职业前途。

小的是美好的杨东平

至2016年,韩国的3204所初中已经全部实施自由学期制,学生的幸福感明显提升。

台湾的小学已经相当生动活泼,完全没有“小升初”的问题和压力,实行半天学习,一、二年级下午全部放假,三、四年级下午放假三天,五、六年级下午放假一天。2014年起实行12年义务教育,初中毕业生升入高中不再采用在校成绩,也没有基本水平测试,75%的学生实行免试入学,25%为特色招生。取消了中考后,初中阶段的教育气氛也在明显改变。

历来重视考试竞争的新加坡也在改弦易辙,视创新为持续发展和迈向成功的关键。新加坡教育部宣布将逐步取消中小学部分年级的考试。中一学生取消年中考试,分阶段让小三、小五和中三的学生也免除年中考试。为减少学生之间过度的竞争,学生成绩册不再显示班级和年级名次、同届学生的最高分等。越来越多的学校开设自由活动时间,有些学校划出特定的一天,有些选择延长休息时间,让学生自由探索。

亚洲国家中,日本“宽松教育”的变革成为关注的热点。对其历史和事实的深入揭示,比我们在媒体信息中看到的要深刻得多。国内关于“宽松教育”比较权威的研究,是华东师大吴伟、赵健的《日本“宽松教育”:历史脉络与理性审视》(比较教育研究,2018年第4期),以及21世纪教育研究院于2018年6月在北京举行的研讨会。

在这次会议上,日本驻华使馆参赞、日本学校的校长、在华留学生等提供了第一手的资讯(见《日本“宽松教育”的真相与思考》,21世纪教育研究院官网)。

“宽松教育”的提出,是日本针对六七十年代基础教育的“畸形化”(被喻为“考试地狱”),对严重的“填鸭式教育”弊端的矫正和反拨。就教育价值而言,传统的“填鸭式”重视的是基础性、系统性知识的学习;1978年提出的新的目标,是重视培养学生的生存能力,自主学习,独立思考以及体验式学习,培养能够独立思考、创造新事物的人才。

“宽松教育”通过缩减学习时间和教材内容,以为培养学生的自主思考与学习能力留出空间。1980年后数次修改教学计划,以1998年修改、2002正式实施的《学习指导要领》的下调幅度最大:实行“一周5日制”,并将学习内容减少了约3成,上课时间减少了约1成。

对“宽松教育”的批评主要集中在这次修订中减少的教学内容过多,引致社会舆论对学力下降的担忧。

这一担忧因为2003年和2006年日本两次PISA测试的成绩下降,形成所谓的“PISA震惊”而坐实,导致“去宽松教育”的政策调整。2008年新一轮《学习指导要领》的修订,小学增加了278个课时,初中增加了105个课时;其余内容包括加强理科教育、数学教育,充实国语和外语等语言活动,削减综合性学习时间,废止初中的选修科目等。

其实,“宽松教育”导致学力下降的事实是并不真实的。因为1998年制定的《学习指导要领》,到2002年才正式实施,参加PISA 2003和PISA 2006测试的学生只是在小学段接受过1年或4年的“宽松教育”。

PISA2009测试日本成绩回升,被视为“去宽松教育”的成效;然而,正是参加2009年测试的15岁学生在基础教育阶段接受了完整的“宽松教育”(约为1994 年出生,2001年上小学,2007年上初中),可见舆论与事实之间的差距之大。

“宽松教育”在日本是个已经过时、不被关注的话题,只是在中国被重新“爆炒”。因而,真正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能够从中汲取什么?对此,日本学者也曾多有讨论,主要观点如下:

相关阅读
杨东平教授杨东平教授 杨东平:欧美国家的“快乐教育”是骗局吗?

“减负”是近段时间大力推行的教育政策之一。但随着政府推行“减负”、治理课外培训机构持续发力,教育界内外的质疑之声不绝,为应试教育辩护的声音也迭出,如:“应试教育是一种政治正确”(江苏某地的教育局长陆建国)、“历史终将为应试教育平反”(北师大王策三教授)、“减负‘害了孩子,肥了教辅,误了国家’”(某网友评论)。

杨东平作品杨东平作品 杨东平:我们的孩子是怎样被撕裂和掏空的?

奥数热和“小升初”择校竞争的源头,是初中阶段依然坚挺的“重点学校”。阴影之中,不仅有或公开或隐蔽的坑班、点招,还有面目不清的“小五班”。曾经被禁止的各种全国性奥数杯赛,在堂而皇之、大张旗鼓地举行。在牺牲和剥夺小学生的健康、娱乐、生存和发展权上,地方政府、培训机构和家长的价值观是高度一致的,从而形成了一种与小学生为敌的教育生态。

杨东平教育杨东平教育 杨东平:教育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2018年12月7日,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主办的“全国教育局长沙龙暨全国教育局长研究联盟成立大会”深圳罗湖召开,来自17个省、47家教育局的130余位地方教育专家和领导参与了本次会议。在本次会议上,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做了题为《教育变革是如何发生的》发言,今天特别刊出,以飨读者。尊敬的各位局长。

志丹县委书记杨东平志丹县委书记杨东平 杨东平:丹麦人的创新能力从何而来?

丹麦令世界瞩目的创新精神究竟是如何通过教育制度设计深深融入其文化基因的?丹麦的第二大城市奥胡斯与哈尔滨是友好城市。2013年,哈尔滨市六十九中的初三学生和奥胡斯市一所公立中学的9年级学生进行了一次PK。经过阅读、数学、团队合作、创造力和英语能力的五轮竞赛,丹麦学生仅赢得英语,哈六十九中学生以41大获全胜。

杨东平讲阅读杨东平讲阅读 何帆对话杨东平:中国的教育创新之路在哪里?

2018年,经21世纪教育研究院介绍,经济学家何帆去探访了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的范家小学,他称之为“所有最先锋的教育理念,在这所山区小学都能看到。”(详情请见何帆:我是怎么找到范家小学的?)2月23日,在成都万象城的西西弗书店活动现场。何帆老师、和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老师对谈,以范家小学为镜,反射现代教育。

推荐阅读
杨东平教育公平杨东平教育公平 杨东平:实现教育现代化 要先实现“教育正常化”
杨东平简历杨东平简历 杨东平:格隆维和丹麦教育的现代化
王志飞老婆王志飞老婆 王志飞娶80后小娇妻 曾与张歆艺相恋七年(图)
什么是城市规划【什么是城市规划】【购房秘典】买房为什么要跟着城市规划走?
王进喜雷锋王进喜雷锋 [民族脊梁]铁人王进喜:用生命践行誓言
季羡林的主要作品季羡林的主要作品 季羡林一生中重要的三件事
法医学真实感受【法医学真实感受】法医学专业就业前景 好就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