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信仰 青年周恩来淬炼共产主义信仰纪实

2019-04-20 - 共产主义

1926年底和1927年底,周恩来两次应召到上海中共中央机关工作,并于1928年中共六大后实际主持中共中央日常事务,开始了他“苦难辉煌”人生之旅的新征程。梳理青年周恩来在风云变幻、生死存亡情形下的这段革命生涯,有助于我们对坚守共产主义信仰的正确理解和把握,有助于我们对正在进行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道路所应持有的坚定信念和信心。

共产主义信仰

“入地狱”:冲锋在武装起义第一线

1926年12月,周恩来移交广东区委军委工作,告别了怀孕的邓颖超,秘密来到上海,任中共中央组织部秘书兼中央军委委员。这一年,他28岁。

是时,身兼中央组织部主任的陈独秀因病住院。中共中央局5位委员中有3位不在上海,陈独秀兼管着组织工作。周恩来此时调来,首要工作是把党的组织工作抓起来。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就是组建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

共产主义信仰

是年2月,在北京召开了中共中央特别会议后,中央军委成立,负责人是周恩来,但是因为人员少,难以开展工作。与周恩来同期到达上海的,就包括一批在中山舰事件后从黄埔军校退出来的军事干部,如聂荣臻等人。

共产主义信仰

1927年,由于北伐战争胜利进展,党中央尝试学习苏俄十月革命经验,准备在上海组织工人武装起义,达到武装夺取政权的目标。这是上海工人第二次武装起义,但周恩来没有参与这次起义的准备和领导工作,他临时被派往南市区指挥行动。这次起义最终遭到了军阀孙传芳部与租界工部局的联合镇压。

共产主义信仰

上海工人第一、第二次武装起义的失败,原因错综复杂,有对形势的估计失当,对领导权的认识不足,对起义时机的把握不准,宣传动员工作不够深入等等,“党缺乏武装暴动的思想和技术的准备”,是“第一错误”。2月23日,中共中央和上海区委举行联席会议,决定停止这次起义,扩大武装组织,准备第三次武装起义。

为此,决定成立中共中央暨上海区委领导下的特别委员会,由陈独秀、周恩来等组成;在特别委员会下组织以周恩来为书记的特别军委;以后又明确周恩来担任第三次武装起义的总指挥。

周恩来临危受命,担负起领导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重任。他在3月3日的特别委员会上作《关于上海的武装起义》报告时,明确指出过去起义失败的原因,“问题在于没有准备”。周恩来以求实、缜密的作风,雷厉风行地展开他所辖领域的各项准备工作。

2月24日,周恩来上午出席中共上海区委各部书记联席会议并发言;下午组织各区军事专员分批开会,商议起义的准备工作;晚,在特别委员会议作军事问题的报告。会后,即派人到松江、龙华及南京、无锡等地了解情况。

2月25日,周恩来得知直鲁联军第八军军长兼渤海舰队司令毕庶澄到上海,渤海舰队也南下,决定让海军委员会委员郭有恒等去做北洋政府驻沪海军的工作,并以传单形式发表告市民书,反对渤海舰队和直鲁联军。当晚,又出席特别委员会会议。

2月26日,周恩来得知北伐军第二军已到湖州,东路也到了杭州,但不愿再前进的情况后,分别致信何应钦和第二军副军长鲁涤平等,告诉他们上海的罢工情况和口号,促他们继续前进。当天出席特别委员会议,在会上报告罢工的准备情况。

2月下旬,周恩来领导特别军委,派人到各处筹款,购置武器;为训练武装起义骨干,办军事训练班;到各区工人中了解准备情况;同赵世炎等动员一批工人参加商会组织的保卫团;派人同前来接洽的孙传芳部取得联系,争取他们站到革命一边。

2月28日,周恩来出席小沙渡部委召开的纠察队长会议。3月1日,先后参加浦东和引翔港地区自卫团会议。

3月21日晨,中共上海区委发出举行第三次上海工人武装起义的指令。

起义的当天早晨,周恩来身穿灰布棉袍,头戴鸭舌帽,围一条灰色围巾,和副总指挥赵世炎一同来到设在宝山路横浜桥南的商务印书馆职工医院内的前线总指挥部。这第三次起义分南市、闸北、虹口、浦东、沪西、沪东、吴淞7个战区,各区都设有分指挥部。

起义最后的激战集中于闸北。对于闸北区起义的艰巨性,周恩来和前线总指挥部的同志在起义前就有充分估计和准备,在制订作战计划时,周恩来就明确起义的重点在闸北。因此,当东方图书馆和北火车站战事严峻的消息传到总指挥部时,周恩来没有丝毫惊慌。随着各区战斗先后结束,周恩来发出迅速组织力量支援闸北的命令,共同来啃这块硬骨头。

从21日中午12时起义开始到22日下午,周恩来已有近30个小时没有休息了,但他以坚实的脚步登上虬江路宝山路口的三叉高地时,人们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坚毅的眼神、昂扬的斗志。在得悉上海总工会曾多次派代表至北伐军东路军总指挥部陈述战况,恳请前敌总指挥白崇禧出兵,但接有蒋介石密令的白崇禧均以“军队初到,很疲困”为借口,按兵不动后,周恩来以他那特有的铿锵之声,向全体工人纠察队员发表演讲:“我们决不依靠北伐军拿下北站,我们有决心和信心,凭自己的力量,最后消灭军阀残余部队!

”周恩来代表总指挥部下达命令:“6点前拿下北站,结束战斗!”晚6时整,上海工人阶级依靠自己的力量,终于拿下敌人固守的最后一个据点——北火车站,缴获长短枪4000支,轻重机枪数十挺,机关枪百余挺。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胜利,是在周恩来、罗亦农、赵世炎等参加的中共中央暨江浙区执委特别委员会领导下,在上海工人阶级英勇奋斗下取得的,而作为起义最高军事领导人的周恩来,精心准备、运筹帷幄,亲临一线,果敢决断,他为中国革命建立了一项特殊功勋,载入世界工人运动史册。

可胜利来之不易,失败却转眼降临。

3月22日,经上海市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上海特别市临时市政府。同日,在工人起义军占领北火车站、毕庶澄军已溃败时,薛岳率北伐军赶到。

3月下旬,周恩来分别探望进驻上海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军第二师师长斯烈、东路军第三纵队第二十一师师长严重,劝导他们支持革命,并要他们做蒋介石的工作。周恩来也同从汉口到达上海的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国民政府常务委员宋子文见面,争取他支持上海市政府。

3月29日,上海特别市政府召开市民代表大会,举行市政府委员就职典礼。但蒋介石以东路军总指挥部办公厅的名义命令“暂缓办公”“自动取消”;又放风说“很希望能见仲甫(即陈独秀)”,但“仲甫不见他,信也没有”。但在这一天,蒋介石已经在上海开始动手了。

3月30日,在当日特别委员会会议上,周恩来详细分析了起义后上海的政治形势,指出:蒋介石、白崇禧等“对付我们已有预备”,“将来或许是借扰乱治安等名目来干”,建议中央分别派人加强与各方联系;同时宣布中央的军委同上海区委的军委合为统一的机构。

当晚,周恩来受党的委托,前去见蒋介石,整个谈话中蒋介石对共产国际代表充满了不满,有时“愤激万分”。冲突已不可避免。

自武装起义胜利后,周恩来一直住在设于商务俱乐部内的工人纠察队总指挥部。4月11日,二十六军第二师师长斯烈出面邀请周恩来到师部商议事务,考虑到要对二十六军做争取工作,周恩来便带了徐梅坤等几位指挥部负责同志一同前往。

周恩来一行匆匆赶到位于宝山路天主堂的二师师部,迎接他的是斯烈客气的寒暄,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商议,但就是拖着不让走。周恩来从被诱骗到被扣留,“被禁于司令部”,表现出极大的愤怒。黄逸峰在回忆录中讲到:“我们直奔会客室,我当时看到周恩来同志站在那里,在极端愤怒的气氛下,把桌子椅子都推翻在地,桌上的花瓶和杯子都掉在地上。

他声色俱厉的训斥第二师师长斯烈:‘你背叛了孙总理的三民主义和三大政策,你镇压和欺骗工人,收缴了他们从军阀手中夺来的武器,你们是得不到好下场的!’真是大义凛然,令人钦敬。斯烈低着头表示:‘我是奉命的。’”

直到第二天凌晨,经罗亦农派黄逸峰通过第二师党代表赵舒出面营救,周恩来才离开二师师部。这一天,当他在黄逸峰陪同下回到北四川路东四卡子桥附近罗亦农的办公室时,东方图书馆内的工人纠察队在缺乏指挥的情况下,已被敌人缴械,东方图书馆也已被敌人占领。

30年后周恩来回忆这段历史时,曾总结当时的教训:“斯烈利用这个关系和我们谈判,我们就迷糊了,认为可以利用他,我们认为他不会对我们动手。其实,我们这时重点放错了,重点应放在保持武装。

当时斯烈写了一封信给我,要我去谈一谈,我就被骗去了,当时我们的副指挥也去了。原来我是住在商务印书馆的,不出去也要失败,但不至于一下子就失败。结果在他那里搞了半小时,商务印书馆因为没人指挥,就松劲了,一下子被缴去了。”

4月13日上午10时许,全市10万工人在闸北青云路广场集会,会后群众整队赴宝山路二十六军二师师部请愿,要求立即释放被拘捕的工友,发还纠察队的枪械。当游行队伍行至宝山路三德里附近时,早已守候在此的二十六军突然向游行队伍开枪射击,当场打死群众百余人,伤者不计其数,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宝山路,血腥气弥漫着上海城。

周恩来和赵世炎等参加了青云路的集会和宝山路的游行,亲眼目睹了蒋介石国民党对中国共产党人、上海工人阶级和广大革命群众的镇压暴行,悟出必须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的真理。

4月14日,周恩来见到刚到上海的郭沫若,郭谈了蒋介石在九江、安庆叛变革命的罪行,说上海局势紧张,劝周恩来从速离开,但他没走,也不怕。

4月16、18日周恩来出席特别委员会会议,决定:组成新的特务委员会,集体讨论、签名并由周恩来执笔发送中共中央电文《迅速出师讨伐蒋介石》,这是最早力主反击蒋介石的战斗檄文,文章真实地反映了周恩来对当时局势的冷静分析和面对反革命白色恐怖的不屈的革命精神,举起了武装反对反革命统治的旗帜。

4月下旬至5月上半月,周恩来在聂荣臻的协助下,处理上海工人纠察队的善后工作,并安排江浙一带地下武装斗争。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战斗在武装起义的第一线,置生命于不顾,这就是周恩来!

相关阅读
共产主义真的能实现共产主义真的能实现 每日一村|“共产主义第一村”

作为革命老区的五莲,战争年代有许多的史迹发生,山山水水和村村落落都流淌过英雄们的血汗。而在和平建设年代,仍然有人们为了理想和信仰拼搏奋斗的典型,它教育影响了那一代的人,也给后世留下了回忆、思索的空间。原五莲县石场公社船舫大队李崮寨生产队(现街头镇李崮寨村)就是这样的一个仍然让人记住的地方。李崮寨坐落于五莲县的西南部。

共产主义的特征共产主义的特征 论共产主义实现的必然性

在中央“两学一做”精神的感召下,一些党员干部的思想有触动,明白党员干部的责任与义务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是接触一些共产党员,跟他们交流中,如果问到共产主义能不能实现,有些党员一笑了之,还有些党员说这是一个理想而以,更有些党员说这只是画了一个饼。我跟一些党员说过共产主义可以实现,但有党员要不避而远之。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发祥地:上海老渔阳里2号

位于渔阳里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在上海市黄浦区(原卢湾区)南昌路和淮海中路之间,有一片旧式石库门里弄建筑,被称作渔阳里。渔阳里有一条南北贯通的弄堂,一头连着淮海中路(原霞飞路),一头连着南昌路(原环龙路),靠近淮海中路的一段街坊被称为新渔阳里,靠近南昌路的一段街坊被称为老渔阳里。一南一北两个渔阳里在中共革命历史上都不同凡响。

共产主义能否实现共产主义能否实现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2017年5月27日上午,巩留县第二小学举行了以“喜迎十九大,我向习爷爷说句心里话”为主题的新队员入队仪式。259名新队员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少年先锋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少先队员,实现了全童入队。伴随着嘹亮的队歌,少先队入队仪式拉开帷幕。入队学生精神饱满,眼神坚定,展现出朝气蓬勃、积极向上的良好风貌。老队员为新队员佩戴上了少先队员标志红领巾。

共产主义能实现共产主义能实现 张谦光: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

张谦光,1908年出生于湖北省新洲县肖家桥附近张北南村。童年时随父母到武汉谋生。父亲死后,他只身留在武汉,以出卖劳力糊口。1919年,考进中学的张谦光课余揽杂活,假日搞搬运。靠着半工半读,张谦光考取武昌中华大学教育系。1934年任大冶县政府督学,两年后调任应城县政府督学。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后,为开展敌后抗日救亡运动和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

推荐阅读
共产主义宣言共产主义宣言读后感
共产主义青年团共产主义青年团 团团课堂 |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旗的由来
王之涣简介王之涣简介 王之涣的生平简介 王之涣是怎么死的
河海大学录取线河海大学录取线 280多家企业河海大学“抛绣球”
超几何分布的典型例题超几何分布的典型例题 超几何分布学案
唐圭璋词学【唐圭璋词学】中国当代词学大师——唐圭璋
萧红的作品呼兰河传萧红的作品呼兰河传 读《呼兰河传》品萧红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