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桂芬对洋务派 自强为雪耻:冯桂芬的中体西用

2019-08-02

[摘要]冯桂芬清楚地表明了“能造、能修、能用”的目的,这便是“夫而后内可以荡平区宇,夫而后外可以雄长瀛寰,夫而后可以复本有之强,夫而后可以雪从前之耻,夫而后完然为广运万里地球中第一大国。”

作者:走刀口

冯桂芬对洋务派 自强为雪耻:冯桂芬的中体西用
冯桂芬对洋务派 自强为雪耻:冯桂芬的中体西用

导语:

冯桂芬是最早表达“中体西用”思想的人,所著《校邠庐抗议》被称为洋务运动的理论纲领,直接影响曾国藩、李鸿章等人,但“中体西用”本身却不伦不类。

冯桂芬相信中国自古天下第一

1809年,冯桂芬出生于江苏吴县(今苏州),从小接受儒学传统教育,在苏州正谊书院求学时,冯桂芬获时任江苏巡抚林则徐赏识,成为其弟子,这成为冯氏思想的一个来源,为其率先表达“中体西用”一说埋下了伏笔。

冯桂芬对洋务派 自强为雪耻:冯桂芬的中体西用
冯桂芬对洋务派 自强为雪耻:冯桂芬的中体西用

同乃师林则徐一样,冯桂芬骨子里坚信清朝是“天朝上国”,不论地域、物产,还是思想,清朝都是天下第一,尽管当时徐继畬等人已经介绍了不少世界地理知识,但冯桂芬依然相信中国是“富甲天下”的。

在著作中,冯桂芬这样描述心中的中华:“我中华幅员八倍于俄,十倍于米,百倍于法,二百倍于英。”①他相信中国的疆域面积是俄罗斯的八倍,美国的十倍,英国的两百倍,姑且不说中国当时的国土面积没有俄罗斯大,就英法两国而言,其面积相差也不可能达到一百倍,冯氏的地理知识可谓错漏百出。

除认为中国“地大”外,冯氏还坚信中国“物博”,中国的日常需要皆能自给自足,无需仰仗外国。

冯桂芬不但对中国的疆域面积充满自信,对中国的文化同样充满自信,他自豪夸耀说:“且中华扶舆灵秀,磅礴而郁积,巢、燧、羲、轩数神圣,前民利用所创始,诸夷晚出,何尝不窃我绪余?”②意思是中国钟灵毓秀,诞生过有巢氏、燧人氏、黄帝等诸多杰出人物,以至于到了清代全世界都还在享受他们的泽惠。

因为中国地大物博,文化源远流长,所以中国必然人才辈出,无出其右者,所谓“中国多秀民,必有出于夷而转胜于夷者。”③

中国屡败只是坚船利炮不如西方

中国物产丰饶,贤人众多,却一再败给西方“夷人”,这不能不令人深思,冯桂芬对此也有自己的分析,他认为,中国有四个方面不如西方列强:“以今论之,约有数端,人无弃材不如夷,地无遗利不如夷,君民不隔不如夷,名实必符不如夷。”④翻译成白话,意思是中国没有像西方国家那样做到人尽其才,地尽其利,上情下达,名实相副。

冯氏在认识到这四点不足后,提出了解决办法,在他看来,这些不足只需“惟皇上振刷纪纲,一转移间耳。”⑤也就是说,只要皇上圣明,整顿朝纲,这些问题便可迎刃而解,而解决这些问题后,其他事情就好办了。

其他事情是什么呢?在冯桂芬看来,只有“独船坚炮利一事耳”,就是中国的武器不如西方人。不过,解决这一问题也不是什么难事,他举例说明,历史上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最终打败胡人,现在亦可效法,即魏源所说“师夷长技以制夷”,学习西方的“术”以打败西方。

冯桂芬之所以认为学西方可以打败西方,在于他认为“中华之聪明智巧必在诸夷之上,往时特不之用耳。”⑥所以只需要皇上一声令下,朝廷提倡,中国自然能够学好西方科学技术。当然,冯桂芬并不同意单纯购买西方舰船的想法,在他看来,中国在技术上需要实现“能造、能修、能用”,只有如此,西方利器方能为我所用,否则终将仰人鼻息。

冯氏这一看法,深刻影响曾国藩、李鸿章等人,他们所开展的洋务运动正是以“能造、能修、能用”为目的。

“中体西用” 学好技术报仇雪耻

相较于同时代的人,冯桂芬不但认为应该学习西方,还提出了具体的学习方法,这便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冯桂芬自己总结为“如以中国之伦常名教为原本,辅以诸国富强之术,不更善之善者哉?”⑦

也就是说,坚持中国固有的纲常伦教,再学点西方的科学技术,中国不将强大到无以复加。冯氏将西方强大的原因视为“术”,忽略了西方强大的根本原因——西方有更先进的制度基础,这本是一种误读,然则更大的误读是他对强大后的期待——即富国以制夷,强兵以雪耻。

冯桂芬认为中国物产丰饶,世界各国都垂涎欲滴,加之当时中国确实面临外患侵扰,所以中国必须自强,这本没有错,但冯氏的期许并未到此为止,他所想要实现的目的是“始则师而法之,继则比而齐之,终则驾而上之。”也就是学习西方,然后与西方并驾齐驱,最后让西方臣服于自己。

在同一篇文章中,冯桂芬更清楚地表明了“能造、能修、能用”的目的,这便是“夫而后内可以荡平区宇,夫而后外可以雄长瀛寰,夫而后可以复本有之强,夫而后可以雪从前之耻,夫而后完然为广运万里地球中第一大国。”⑧

这段话翻译成白话的意思是,学好西方技术,首先可以平息内乱(太平天国),继而可以成为地球强国之一,成为强国后可以恢复曾经的强大,这样就可以报仇雪恨,接着就便能当世界第一了。然而,到冯氏所处时代,已经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强大到支配一切了,国际关系中再也不会出现“天朝上国,四夷宾服”的现象。⑨

冯桂芬的洋务思想,后来成为洋务运动的理论指导,影响数代中国人,直到今天,不少国人依然认为强大后要雪耻,要当世界老大。

结语:

冯桂芬最早表达“中体西用”的理论,更提出强国以雪耻的目标,这误导了数代中国人,让他们既未看到西方强大的根本在制度,也未看到中国强大后应该走的路,结果,中国一直在弯路中徘徊。

注释:

①②④⑤冯桂芬《校邠庐抗议·制洋器议》,郑大华点校:《采西学议——冯桂芬、马建忠集》,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75页。

③冯桂芬《校邠庐抗议·采西学议》,郑大华点校:《采西学议——冯桂芬、马建忠集》,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84页。

⑥冯桂芬《校邠庐抗议·制洋器议》,郑大华点校:《采西学议——冯桂芬、马建忠集》,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77页。

⑦冯桂芬《校邠庐抗议·采西学议》,郑大华点校:《采西学议——冯桂芬、马建忠集》,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84页。

⑧冯桂芬《校邠庐抗议·制洋器议》,郑大华点校:《采西学议——冯桂芬、马建忠集》,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78页。

⑨尽管冯桂芬在《制洋器议》和《善驭夷议》中都强调自强并非为了穷兵黩武,而是为使中国能自立和防患外侮,他也表示中国“不为祸始”,但他毕竟抱着雪耻与充当世界第一的愿望,而这正是危险的所在,正如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一个欧洲人的回忆》中解释一战原因时所言:“每个国家突然之间有了要使自己强大的感情,但却忘了别的国家也会有同样的情绪……而最糟糕的是,恰恰是我们最喜欢的情绪:我们普遍都有的乐观主义欺骗了我们自己,因为每个国家都相信别的国家将会在最后一分钟吓退。

”(见该书第222页,三联书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