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麦山丘面包师工资 你或许想知道 原麦山丘没卖完的面包去哪儿了

2019-07-20

徐浩峰在小说《师父》里说,陈识大病七天。第八天,郑山傲在起士林餐厅请他吃饭。因为做了欺师灭祖的决定,陈识将起士林的免费面包越吃越多,不知不觉吃到第七个。餐厅里一个姑娘劝阻他:别吃了,见不得占便宜没个够的男人。

原麦山丘面包师工资 你或许想知道 原麦山丘没卖完的面包去哪儿了
原麦山丘面包师工资 你或许想知道 原麦山丘没卖完的面包去哪儿了

电影版里,金士杰饰演的郑山傲对廖凡饰演的陈识说,天津的武行,没人打得过5家。同样,起士林的面包,没人吃得下5个。于是,陈识点了8个。

小枕头一样的起士林面包,像德国的黑麦系列,比主打欧包的原麦山丘,更欧包。

原麦山丘面包师工资 你或许想知道 原麦山丘没卖完的面包去哪儿了
原麦山丘面包师工资 你或许想知道 原麦山丘没卖完的面包去哪儿了

大概是一年前,在北京三里屯第一次见着原麦山丘,忍不住多看几眼。作为面包界的后来者,面包爱好者们的新欢,他们深悉品牌的力量必须张扬在外,所以他家门脸神似星巴克,盘子里的每个面包泼辣而富足,买上一个,夹胳膊里,应该能在北京流浪整天。

原麦山丘面包师工资 你或许想知道 原麦山丘没卖完的面包去哪儿了
原麦山丘面包师工资 你或许想知道 原麦山丘没卖完的面包去哪儿了

除了各式面包,在原麦山丘,还能看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好看姑娘。穿黑制服的姑娘严肃而性感。某个橱柜前,一对拉拉一对盖。

今年算是原麦山丘扩张之年,光是看新闻,各地门店陆续开业的消息就好比雨后春笋,一个紧接一个。与其他品牌的合作也是层出不穷,看上去全部高大上,逼格在线。不过一个二线城市的基层员工,通常说不清自家门店与北京之间的关系。

有人说是直营,语气笃定。值班经理们则说,不是直营,不是加盟,而是合作,双方共同出资,原料品牌培训等归北京,门店日常经营归另一方。

因为名声在外,对于员工的挑选,也略显挑剔。早至开店之前,送去北京培训的那一批,都必须是金童玉女,好比青春组合,姑且不论。之后陆续加入的,也有着显见的门槛。

漂亮的面包店,只需要颜值在线气质不俗的少男少女。您年近30?抱歉,即使经验丰富,但是太高龄。您有牙套?那更加抱歉,您可以去说相声,但不能来做面包。

年轻貌美之外,还得聪明伶俐,几百款面包,要尽早尽快将成分价格等背得滚瓜烂熟。只有通过相关考核,才有转正的可能。

转正之前,2300底薪 300住房补贴 520-540餐补。转正之后,2500底薪 300住房补贴 520-540餐补 待定奖金 200块面包券。有五险,没一金。

转正前后的薪资,或许不是重要之事。吸引年轻人的是,它像面包界的令狐冲,名震江湖,又帅又酷。

而且开店至今,一家普通门店的每日流水在3-5万左右。这数字,远超一家中等规模的餐厅。这份事业,对各地老板而言,不仅是前景光明,几近可称作激动人心。

到店是个工作日,试工为主。出发前,一直忐忑自己可能会拉高门店平均年龄。果然,前脚进店,后脚便被溢出的胶原蛋白淹没。

在一间拳头大小,只容一桌一电脑的小小办公室,更换全新工服后,主管将我领到前厅,交给一个瘦瘦的男生,老带新。

没有新人能直接进入他家后厨,所有人都得从他家前厅开始。据说,后厨每周也得到前厅工作一天。

阿,天生内向的我,社交恐惧的我,整个门店最高龄的我,自打抵达前厅,一直神色紧张,像个心怀鬼胎的犯罪分子,看向每一个玻璃门外的路人。

我不担心有人如《夜袭面包店》所描述,“手持菜刀,从容由商店街走向面包店,像日正当中的感觉。”我只是担心,他们“走着走着,渐渐闻到烤面包香”,然后推门而入,需要我提供产品介绍之类的服务。

足足半小时,我像做了亏心事,面红耳赤,好比一只拉丁美洲变色龙。幸运的是,所有人戴着口罩,我也戴着口罩。以及身边有个戴着口罩仍然健谈的男生。

他和其他人一样,十有八九是00后,看上去不超过20岁。在原麦山丘也不过才工作几个月时间,但属于上手较快那类店员,前不久的某次考核,取得了值得炫耀的成绩。

结束店内产品的所有介绍后,他以过来人的身份,好心嘱咐,没事就背背产品成分阿你大哥哥。

一米之外,结伴而至的顾客毫不避讳地正在评价,这款面包太甜那款面包略酸。

其中一个大汉,大背头,大热天穿大黄靴,邮差包背在胸口,转了三个圈,没见着心仪的面包,转头怒问。前厅青春组合忙上前解释,因为配送周期固定,日常经营中,难免会有某款产品出现缺货。

少男少女们不会告诉顾客的是,同样是配送时间的问题,还有些产品会超出发酵期,因为发酵不良而导致烤制变形。这些颜值不高的面包,会用于试吃。当然,试吃的,也包括部分新品。

顾客不会汹涌而至,他们只会川流不息。见我始终张不开嘴说“欢迎光临”,男孩百忙抽空,转而关心,我是否想成为一个面包师?没等我回答,即刻自问自答,别多想了,此前有人因此离职。

想在这样一家繁忙的面包店学习烘焙,无疑有点儿难。因为所有面团,来自北京配送,配送频率大约是10-20天/次,各地门店需要做的不过是收货、发酵、装饰、烤制和出售。

当任何一家门店不需要专业面包师,后厨配置4-6人绰绰有余。倒是前厅,任何时候,都需要站满身着咖啡色衬衣和牛仔围裙的偶像派店员。只要顾客需要,便得上前提供贴身服务。

也是说话间,一个保洁阿姨出入前厅后厨。多看了两眼,我便发现,这位阿姨明显有别于其它餐饮店的保洁阿姨。她更干净,手脚利索。

因为她的存在,原麦山丘的所有服务员免于打扫卫生。就这个专职保洁岗位的设置来说,原麦山丘比其它面包店规范不止一点点。

说到这儿,顺提一句,原麦山丘提供给顾客的免费茶饮,也允许所有员工随时共享。而某城市的某商圈,甚至不允许餐饮员工与店内顾客共用洗手间。一旦被摄像头发现,商圈会罚门店,门店会罚员工。

阿姨忙于各种打扫,几乎没停过。当她推门而出,一个姑娘推门而入。姑娘进店即成为全店焦点,不止店员全朝她看,其他顾客也会回头,英俊的我潇洒的我也是顿时满眼桃花。因为她公主派头,白得像洋娃娃,略有婴儿肥,红色指甲,夸张的名牌包。

一个男店员全程帮拿托盘,跟在公主身边。如此殷勤,一半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一半是面包店原本就有志,通过产品与服务营造消费优越感。虽然这种优越感,已没那么流行,凡勃伦也早有批判。

也有人一买便是整袋全麦吐司,大概是几天口粮。店员们私语,这应该是附近某健身房教练的学员。

还有爷爷奶奶级别的顾客,慕名而来,进门便管我叫师父,“小师父,我问你,你们店哪个面包有红豆?”恩,萌萌哒。最后他们买了一杯果汁和一杯酸奶。

各地门店出售的极少量蛋糕和果汁和酸奶,同样来自北京配送。其中,酸奶是大袋酸奶配送到门店后,由门店手动改装成各种口味的小杯后出售。有人说贵得要死,但也有人就爱它这么贵。

霓虹亮了,下班的白领们来了,橱柜里的面包越来越少,逐渐空了。

原麦山丘的后厨,烤制面包的计量单位,从来不是今天烤制XXXX个面包,而是“今天计划烤制X万块钱面包”。以日流水3万为计,如果每个面包单价30块,就是1000个,事实上可能远远不止。

无论烤制多少,到了晚间,总是所剩不多。你见过销售一空的原麦山丘面包橱柜,但你未必知道当天未售罄产品去了哪里。

原则上,原麦山丘会废弃这些面包,也就是扔进垃圾桶。在废弃之前,他家允许员工随便吃,尽情吃。前提是,你爱吃。

前厅众多如花似玉的姑娘中的某一个说,来店十天半月之后,真的完全不想吃店中任何东西。但每天打烊,为避免浪费,还是会身体力行消灭部分产品。

作为抹茶爱好者,我大概能吃世上一切与抹茶相关的东西。但是,当天我没能吃完一个抹茶。因为太大和太甜。

有人会专注于吃嘿嘿嘿中的香肠或其他面包馅,然后以一个漂亮的抛物线,将余下部分扔进垃圾桶。

扔垃圾桶的还有,如果展示柜中某个面包被误入的苍蝇或其它小飞虫叮过,一旦发现,马上扔掉。

有人对芒果过敏,有人对鸡蛋过敏。大家相互嘱咐,如果某位客人声明对鸡蛋过敏,就劝他啥也别买。

以及,虽然要求,往展示柜补充面包时,戴有一次性手套的手只能碰到面包,而不能碰到托盘。但真的没人在意这个,该碰到还是会碰到。

大家在意的是,摆放面包时,是不是做到了横不过三竖不过五。以及那个最贵的面包,有没有摆在最醒目最前列的位置。

以上,就是原麦山丘。

去他家之前,败了一个松下烤箱。前后一个月,试做100多个日式面包和50多个欧包。也很神经地去追了30集韩剧《面包王金卓求》,全剧观感:没有颜值,不是天才,不要做面包师。

没能进入后厨,也就无法给原麦山丘后厨打分。至于前厅,我给4星。如果能换掉门店背景音乐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