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军校在哪里 静极思动 | 中国作家的黄埔军校

2019-01-09 - 黄埔军校

中国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第五期创作班的学兄中,有作家善仿毛体语录,以笑谈学员中的跳舞之风,语录曰:“中国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不习文而习舞……”

到了我们这第八期,这一优良传统自然继承下来,并且发扬光大了。

黄埔军校在哪里

文人不习文,当然是假的。习舞,则是静极思动,以活动身体放松神经,好应对长期的学习和写作。

我们文讲所第八期开学的联欢会上,张石山和伊蕾已经展示了让人眼红的舞技,我和几位羡舞者便撺掇班委会搞起周末舞会,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扫舞盲运动。

黄埔军校在哪里

△ 梅绍静(左一)与王杲(左二)、曹谷溪(右一)在京西宾馆合影

交谊舞需要男女搭伴儿,而文讲所学员男多女少,生态严重失衡。动员女同学参加跳舞就成了一项艰巨任务。伊蕾、贺晓彤、杜保平、张玲、陈明都能请到,最难请的是诗人梅绍静。她是北京到延安插队的知青,与舒婷、顾城、叶延滨等一起参加了首届“青春诗会”。她的诗集《她就是那个梅》,获得第三届全国优秀新诗集奖。

黄埔军校在哪里

“日子是散落着泥土的小蒜和野葱儿,是一根蘸着水搓好的麻绳……”梅绍静就躲在她的房间里,蘸着水自己搓着麻绳。我去敲门她不开,张石山去敲门也不开。班长邓刚亲自去请,说是班级集体活动,最终仍被拒之门外。

黄埔军校在哪里

她就是那个梅!

虽然缺少女士,班级舞会仍旧办得如火如荼。张石山充当着“八十万禁军教头”,副教头是江苏散文家薛尔康。薛家乃近代无锡富商,这位薛氏后代的舞步属典雅的江南派风格。因此,同学们也就学到了张氏顾盼自雄的探戈和薛氏波尔卡快四步。

这种捉对儿搭伴儿的交谊舞让湖南女作家贺晓彤不胜其烦,她忽然宣称要教大家跳自由奔放的迪斯科。于是,乐风大变,教室里响起了当时的流行曲《迪斯科queen》。

△ 作家贺晓彤青年时期

晃臀,摇脑,甩臂,吸腹……贺晓彤这位儿童文学作家俨然一个迪斯科皇后。她教大家跳的是“十六步”,迪斯科动作被规范化与程式化为十六个招式,就像做广播操了。于是,大家就站成数排,嘴里念着一二三四,比葫芦画瓢地练起来。

第一个把十六步完整比画下来的是江苏作家赵本夫。他那双笨重的皮棉鞋像踩蚂蚁一样把十六个变化位置连贯地踩完,居然全都准确无误。

△ 作家赵本夫

赵本夫是丰县赵集村人,即使是在蹦跳时髦的迪斯科,他看上去仍旧像村民一样朴实本分。本夫的处女作《卖驴》拿下1981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其后有长篇小说《刀客和女人》《混沌世界》《黑蚂蚁蓝眼睛》《无土时代》《天漏邑》等等。

风靡全国的当数《天下无贼》,冯小刚用他的小说改编电影,捧红了一个“傻根儿”王宝强。从赵集村走出来的赵本夫日后有了一串头衔:江苏省作协副主席、《钟山》杂志主编、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

把迪斯科动作跳得别具一格的是四川作家魏继新。川人不高,但紧凑而结实。让人称奇的是生长在魏继新短胳膊和短腿儿末端的两个手腕和两个脚踝,魏继新的这四个终端之物尤其善于甩转,这一甩一转就创造出了个人特色。

△ 作家魏继新

当魏继新扑向女舞者的时候,他的一对小眼儿圆瞪着,发须也张扬四射,那情形犹如下山之豹——不是虎,是豹,其气势和个头都小了一点点。继新因此得一绰号,“小豹子”。魏继新的《燕儿窝之夜》获全国第二届优秀中篇小说奖,据其改编的同名电视剧获得“飞天奖”,继新因而轰动一时,声名远扬。

文讲所的兄弟们一个个摘掉“舞盲”帽子之后,周末舞会就成了惯例。女士欠缺,大家就各显其能,广开门路,四方招徕人才。张石山树大,常常引来《人民文学》《小说选刊》的金凤凰,那些美女编辑们。

素来“军貌岸然”的朱苏进,也曾征来漂亮女军官参加舞会。与朱苏进搭手的一位女军官长腿蛮腰,形如模特儿,与苏进的高身个儿绝配。整场舞跳下来,无人敢贸然请她,俨然是苏进的专属。

△ 作家朱苏进

作为班长的邓刚此时已初显无私无怨的献身精神,他尽职尽责地组织联络,安排舞会的各种事宜,但自己却绝不下海。他的借口是“我块儿头太大,没有合适的舞伴儿”。

那个年月文学正火,做文学的人也就炙手可热。经常有大学生们欣然而来,参加文讲所的舞会。蓓蕾初绽的女大学生们一来,各宿舍的蜂儿们再也趴不住窝,纷纷闻香而至。

那些不善舞者,却善于“开座谈会”。他们一个个坐在舞场周边的椅子上,与可意的女大学生谈人生、谈理想、谈文学、谈……不久,有男大学生因为失恋,带着刀子上门,声言要找“某某老师”拼命。副班长刘兆林发挥我军政治工作的特长,与之“开展一对一的谈心活动”,使其幡然醒悟,不但放弃了女友,而且与刘兆林交上了朋友。

湖南女作家贺晓彤,既向大家贡献舞技,又向大家慷慨地贡献女友。有一位曾在全国民族舞比赛中表演“蛇舞”的获奖女士,那时正在北京舞蹈学院进修,贺晓彤将她请到了文讲所。那一夜,但凡勇者皆可上前,一试与蛇共舞的感觉。

除了“请进来”之外,大家还会“杀出去”,听说京城哪里有舞会,就会兴冲冲地奔赴前线。

位于长安街上的民族宫经常举办舞会,但民族宫与小关距离遥远,大家担心误了最后一班公交,所以总是早去早回。去早了,民族宫大门未开,大家在门外不停地跺着脚,以跺掉单皮鞋里的寒气。

湖南作家叶之蓁与贺晓彤还带着我和其他几个舞迷参加过“家庭舞会”。那是女作家喻杉的“家”——小高层公寓楼的一套小单元房。那单元房的起居室也就是十几平方米的样子,挪挪腾腾就成了我们的舞厅。喻杉的《女大学生宿舍》得了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同名电影拿了全国优秀故事片奖。她大学毕业后分到人民大会堂工作,女大学生宿舍也就换成了女单身职工宿舍。

△ 作家叶之蓁

喻杉与叶之蓁和贺晓彤相熟,叶之蓁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短篇《我们建国巷》很有影响,据江湖传说此篇本来已定下了全国小说奖,而且发了通知,不知道怎么就被换掉了。之蓁经常被刊物和出版社邀请参加各类活动,因此也就结交了许多男朋女友。此兄也属于江湖好汉型,在文讲所曾经与李“大爷”叔德拼酒,各人掂起一瓶高度白酒,一仰脑袋一口气灌进肚里。之蓁指着叔德大笑,“倒了,倒了”,他自己也跟着倒在地上。

喻杉的“家庭舞会”快乐又热闹,大家正在尽兴之时,忽然听到比我们还热闹的嚷嚷声。我开窗向外探望,只见下面的阳台上站着一个蓬头大妈,用京韵大鼓的唱腔喊着,“乱什么乱,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 作家喻杉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于是四下观察,想找到惹大妈嚷嚷的哄乱之处。不料那大妈举起手臂指了过来,“看什么看,那个广东人,说的就是你!”

于是,我这个湖北籍的河南人连忙把脑袋缩了回来。“家庭舞会”只好停办,改为了聊天。

印象最深的舞会当数与北京外语学院的联欢之夜,对方同时邀请了解放军艺术学院和鲁迅文学院的两拨作家们。

为了跳舞穿脱方便,我参加联欢的时候外面套着那件如厕时御寒的棉军大衣,犹如裹着一床厚厚的棉被。入场途中,我遇到了军艺的李存葆。李兄在《人民文学》泰山笔会上与我相识,这位《高山下的花环》的作者身披一件笔挺的毛呢军大衣,望上去气魄十足。

我脱口赞道,啧啧,漂亮,你是校级了。

△ 作家李存葆青年时期

李兄淡笑,早已校级。

想到自己身上裹着的厚“棉被”,我寒暄之后快步离去,免得多做陪衬。

经过扫盲培训的文讲所的作家们,跳起舞来纵横驰骋,不遑多让。数曲之后,我已周身冒汗。当我退下休息时,忽然看到了唐栋。唐栋彼时也是团级军官,昵称“唐团长”。

“唐团长”那件挺括的毛呢军大衣犹如哥萨克骑兵的披风,看上去威风凛凛。他被一群女大学生花团锦簇地围拥在核心,满面红光,神采奕奕。我取笑地对着唐栋喊了一声“唐团长”,正要移步过去,忽然被人拦住了。

“我想请你讲讲课——”

这是个江南姑娘吧?犹如江南的山水一样秀美。

“我我我,这儿,比我有名的作家多的是……”我连连摇头。

几个女大学生跟着围上来,“不不不,我们老师请的就是你——”

哦,我以为“秀美”是大学生,而“秀美”却是大学生们的老师。

几天后,我如约而去,站到了北京外语学院那间大教室里。北外真是女生的世界,我只敢望着她们的头顶,不敢张望那一片眼睛。提问阶段,一双眼睛忽然问我,“作家理想中的爱人是什么?你找到了吗?”

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我只感到陪坐在一边的“秀美”在笑。

后来,我听说“秀美”也发表过不少东西。再后来,已经是多年之后,我读完《译林》上的一篇小说,忽然发现翻译者与“秀美”是同一个名字。

是她么?

文讲所的体育活动当然不只是跳舞,大家还有模有样地举行过两项体育赛事。其一,军地羽毛球大赛。军人队三名选手,朱苏进、简嘉和乔良;地方三名选手,李叔德、张石山、聂震宁。乔良属于矮胖型,虽然精力充沛,但显然是军人队防线的薄弱之处,地方队三个攻击手频频向其出击,屡屡得手。五局三胜,眼看地方队就要超出,军人队里的简嘉忽展神威,左飞右跃,下救上扣,终于以微弱优势战胜了地方老百姓。

第二项比赛是传统的民间“斗鸡”:扳起一条腿做“金鸡独立”,用膝盖去啄对方的膝盖或者屁股。因为是以班委会名义举办的活动,所以全体同学都参加了比赛,还请来了文讲所的老师颁奖。奖品犹如小说设置的悬念,全都用报纸包着,不知究竟何物。隆重揭晓之时,才看到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全都是档次不同的空酒瓶!最佳观众奖是一个装酱菜的小空瓶,颁给了安徽作家陈源斌。

△ 作家陈源斌

煞有介事的颁奖仪式让大家捧腹。

所谓观众,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吃瓜群众”。每遇跳舞或者体育竞技,悠然作壁上观的看客通常有此三人:陈源斌、孙少山和储福金。这三位虽然在旁边“吃瓜”,却绝非等闲之辈。

陈源斌著作等身,代表作《万家诉讼》被张艺谋改拍为电影《秋菊打官司》,获第46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大奖。日后,陈源斌成为安徽省文联党组成员,安徽省文学院院长,并被选为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

△左一,陈源斌;左二 ,王朔;右一,刘恒;右二,张艺谋(作者提供)

黑龙江作家孙少山的《八百米深处》获1982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并于1984年入选美国纽约《国际优秀小说选》。孙少山是在社会底层挣扎出来的青年作家,他从山东一路“闯关东”到了黑龙江最边远的小煤矿,在八百米深的煤层巷道里做苦工。

这篇得奖小说就是在阴暗的巷道里,趁着休息时间,在膝盖上一点一点写成的。《东出榆关》《狼洞沟》《大榆川》《废弃的大道》《黑色的沉默》《黑色的诱惑》……一系列吟唱都带着黑金深沉的光泽,他日后也做了黑龙江省作家协会的副主席。

江苏作家储福金既白又胖,一脸的福相。他的小说《石门二柳》曾改编为电视剧,在中央电视台热播。那时电视剧尚属前卫,他已经先吃了螃蟹。储福金从小受过棋类专业培训,童子功在身,象棋围棋之术皆称精到。我曾在火车上亲眼看到他与人下“盲棋”。储福金背转身子不看棋盘,嘴里念念有词:“我的车二平四——”当下就碾掉了对手一匹大马。

储福金著有长篇小说《心之门》《奇异的情感》《羊群的领头狮》《紫楼十二钗》《柔姿》《雪坛》《魔指》……日后他也做了江苏省作协的副主席。

渐入老境之后,储福金炉火愈纯,在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新长篇小说《黑白》,当是他一生痴棋,视世如棋的心得。

左一,作者杨东明;左二,黑龙江作协副主席孙少山;右一,江苏作协副主席储福金;右二,著名诗人、鲁迅文学院副院长雷抒雁(作者提供)

△1997年全国中年作家创作座谈会 ,拍摄于大连体育场 。

相关阅读
黄埔军校在哪黄埔军校在哪里

黄埔军校,全名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是近代中国闻名的一所军事学校,培养了许多在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中闻名的指挥官。这样一个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军校,现在已成为可供参观的历史纪念馆,如果你不知道黄埔军校在哪,也想了解和体会一下这个众多英雄培养圣地的历史韵味,那么我的这篇文章会为你做一下简单介绍。黄埔军校旧址位于广州市东南20公里的黄埔长洲岛。

黄埔军校百度百科黄埔军校百度百科 熊雄:中共在黄埔军校重要负责人

走进江西省宜丰县芳溪镇的下屋村,村里一如往日的宁静,曲径通幽处,一位烈士的故居默默地伫立在那儿。耳边传来沙沙作响的竹林声,仿佛在向世人诉说着这位烈士的历历往事。他,就是中国共产党在黄埔军校的重要负责人熊雄。熊雄,1892年出生,江西宜丰人。儿时,他在家乡下屋村接受传统文化教育,培育了“身心一体、家国同构”的儒家爱国主义思想。

黄埔军校同学会黄埔军校同学会 黄埔军校哪一期学生最厉害?

黄埔军校作为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一所军校,将星云集。其中以一、四期最为瞩目。第一期:蒋先云、徐向前、陈赓、左权、胡宗南、杜聿明、关麟征、郑洞国、陈明仁、宋希濂、李默庵、李仙洲、贺衷寒、许继慎、黄维、桂永清、王尔琢、范汉杰、宣铁吾、宣侠父、曾扩情、俞济时、孙元良、周士第、余程万、刘戡、霍揆彰、侯镜如等。

黄埔军校现在还有吗黄埔军校现在还有吗 曾经闻名全国的黄埔军校 为何现在已不复存在

无论是抗战时期,还是解放战争时期,黄埔军校的名字太响亮了。但是,现在为啥没有黄埔军校了呢?今天,汉字君就和大家聊聊这个话题。黄埔军校是军事天才的摇篮1921年(辛酉年)12月,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广西桂林会见孙中山,马林向孙中山提出“创办军官学校,建立革命军”的建议。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会议决议建立军官学校选址于广州黄埔。

黄埔军校现在叫什么黄埔军校现在叫什么 这支英超球队可以称为“西甲黄埔军校”

环顾当今欧洲足坛,最炙手可热的射手无外乎这三个,一个是巴萨镇队之宝梅西;一个是皇马第一杀手C罗;还有一位就是红军利物浦当家锋霸埃及人萨拉赫。而在这三个炙手可热的射手之中,其实最让人刮目相看的人既不是阿根廷球星梅西,也不是葡萄牙励志哥C罗,而是这个赛季才横空出世的埃及神锋萨拉赫。因为前两位都成名久矣,他们有再多高光的表现我们也见惯不怪了。

推荐阅读
黄埔军校对联黄埔军校对联 黄埔军校牛?保定军校出了很多人才!
黄埔军校校训黄埔军校校训 黄埔军校的校训
滴滴总裁柳青简介滴滴总裁柳青简介 湖南滴滴司机被害 滴滴总裁柳青深夜探望家属
诗经中赋比兴的例子诗经中赋比兴的例子 、《诗经》的“赋比兴”指什么?(举例分析)
20世纪景观设计标志20世纪景观设计标志
谢灵运岁暮谢灵运岁暮 李白的偶像谢灵运:身为全才奈何无法实现抱负
矿山安全工程矿山安全工程你了解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