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砺锋岁暮怀旧悼宗文 莫砺锋 | 岁暮怀旧悼宗文

2019-01-16 - 莫砺锋

腊月初一,猛然想起大门上的春联应该以新换旧了,于是晨起就动笔拟联。按照惯例,贴在前门上的一副应由我书写:“负郭以居数重峰影晨昏见,隐几而坐几缕梅香远近闻。”贴在后门的则由老伴书写:“从心所欲翁岂敢,惟适之安媪自知。

莫砺锋岁暮怀旧悼宗文

”把字数较少的一联让老伴来写,是因为她大病初愈,没有力气写太多字。春联拟成,便想投寄给《江海诗词》。该刊主编是老友徐宗文先生,几年前他上任伊始便委派我当“顾问”,并不断索稿。我平生以读诗为业,却很少写诗。

莫砺锋岁暮怀旧悼宗文

迫于“诗债”,有时便寄几副联语去交差,反正该刊辟有“楹联天地”专栏,以联代诗也不算越界。于是我家历年的春联像“布衣暖菜根香白发谁家翁媪,树荫浓山色淡红尘此处蓬瀛。”“门外皆引车卖浆者,斋中是伏案读书人。

莫砺锋岁暮怀旧悼宗文

”“书香夙喜浓如酒,世味何忧薄似纱”等,都曾被宗文兄索去刊于《江海诗词》。正要打开电子信箱,忽然想到宗文最近动了一个手术,正在养病,我理应前往探望,但不知他是住院还是居家。南大的同仁中许结教授与宗文交情最深,我便打电话向许结打听宗文的近况。

没想到从电话里传来的第一句话竟是:“他走掉了。”我大吃一惊,赶忙探问详情,这才知道宗文患的是血管癌,动刀切除后又做了化疗,病情很快恶化,终于不治,已于两周前离世,遗体告别仪式也已举行过了!

还记得2017年我的姨父王益云先生突然病逝,因他也是经常向《江海诗词》投稿的诗友,我便将此事告知宗文。宗文听了大呼“惊悚”,说一个月前才与他在饭局上见过。没想到宗文自己竟也突然离世,这真令人大感“惊悚”!

十年前我曾为宗文的新著《曲士语道》写过书评,其中说到:“老友徐宗文是江苏教育出版社的资深编辑,也是一位术业有专攻的学人,这样的双重身份使他的生活与书籍结下了不解之缘:除了编书,就是著书,正如苏东坡所云:‘堆几尽埃简,攻之如蠹虫。

’不久前收到他的新著《曲士语道》,翻阅一过,更加坚定了这种看法:原来宗文除了编书、著书外还擅长评书,他的人生真是浸透着书香!”(《书香人生》,《中华读书报》2009年8月5日)的确,宗文虽长期担任出版社的社长、总编,但他最关心的是书籍的学术水准而不是市场效益,从他嘴里很少听到“销量”、“码洋”之类的出版界行话,他身上散发着浓郁的书香而不像有些出版人那样沾染铜臭。

宗文从出版社“老总”位置退下来以后,不久便有了两个新的身份:一是南大文学院的兼职教授,二是《江海诗词》的主编。

宗文身体强健,精力弥满,他在两份新的工作上都显得游刃有馀。前者的突出表现是每次参加南大的研究生论文答辩会,他都仔细阅读论文,认真撰写评语,不但纠正谬误,而且指明修改的方向。

后者的突出表现是从他接任主编以来,《江海诗词》这本老刊物的面貌焕然一新,不但新增栏目,兼容创作与评论、研究;而且扩大队伍,约稿范围从江苏一省扩为全国,新、老作者济济一堂。

我每次与宗文晤谈,看到他壮硕的身躯,听到他洪亮的嗓音,总觉得他是一个虎虎有生气的健者,谁能料到他竟会先我而去。放翁诗云:“君看幼安气如虎,一病遽已归荒墟。”痛哉斯言!

我虽然很欣赏苏东坡“存亡惯见浑无泪”的诗句,但每逢亲戚、师友突然去世,仍然难免潸然泪下。随着年龄的增长,近年来所拟的挽联越来越多,比如挽姨母的“恩泽铭心,徽音在耳,来对悲风啸淮北;慈颜遽杳,孺慕长存,归将泪雨洒江南”,挽傅璇琮先生的“聚天下英才,汲引提携,先生卓识空冀北;导儒林正脉,笔削编纂,后学楷模瞻浙东”,挽王步高教授的“树蕙江南,滋兰冀北,教席设双城,学子泪飞千里雨;唐音豪壮,宋韵清和,校歌谱一曲,箫韶声振六朝松”,挽聂石樵先生的“燕京传讣,惊瞻遗像清容瘦;巩县识荆,永忆春风笑语温”,其中有一部分曾刊登于《江海诗词》,且深得宗文的赞赏。

如今宗文突然离世,我当然应该为他拟一副挽联。可是不知何故,宗文生前所在单位虽然与我同在南京城中,却没有给我发来讣告,使我失去了前往殡仪馆送别宗文的机会,再拟挽联也就毫无意义。

无奈之下,谨赋诗一首以追悼宗文:“石城岁暮日连阴,噩耗初闻涕作霖。黄菊红梅未及荐,素车白马已难临。开怀把酒杯嫌浅,抵掌谈诗意觉深。从此知音何处觅,伤心千古伯牙琴。”宗文兄!以前你总是允许我“以联代诗”,今天我却要“以诗代联”,不知可否?

相关阅读
莫砺锋老师怎么样莫砺锋老师怎么样 莫砺锋:万里长江与千年文脉

江南,作为一个地域名称,在先秦时代就产生了。大致说来,秦汉之际的“江南”主要指长江中游的荆楚;中唐之后的“江南”主要指长江下游的吴越;到了近代,“江南”特指长江三角洲和太湖流域的“八府一州”,其范围与今天所说的“长三角”基本重合。从现代经济建设的视角来说,“长三角”当然是一个很好的名称,但要说到文化。

莫砺锋赠内诗莫砺锋赠内诗 怀念于北山先生 莫砺锋阅读附答案

于北山先生出生于河北霸县的一个农家,幼年就读私塾,抗战时投笔从戎。1950年起先后在南京市第九中学、南京市教师进修学院和南京师范专科学校任教。尽管课务繁重,生活艰辛,但他始终坚持从事著述。请看他在儿子心中留下的背影:“居所并不宽敞,书房与卧室连为一体,夜半醒来,总见家君伏案写作之铁铸身影,总见家君以微笑回答我与家母的劝语。

莫砺锋说唐诗全文莫砺锋说唐诗全文 莫砺锋:让诗意充实我们的生活

诗词大会火了,掀起一阵古典诗词热潮,谈论的人多了,对某些平时不接触这些东西的人而言,也就心生出些许困惑:古人的生活距离我们那么远,这些“老古董”好在哪里?现代出行,如何有“十里长亭”送友人的诗意?现在一个人喝闷酒,也没人会拿着一壶酒去花间独酌吧?近日,南大教授莫砺锋来到书香南京大讲坛共读南京品读会,开讲“我们为何读古典诗词”。

莫砺锋诗意人生莫砺锋诗意人生 开山大师兄|莫砺锋de诗意人生

本文受访者莫砺锋1949年生于江苏省无锡市。1984年10月在南京大学取得博士学位,是新中国第一位文学博士,师从程千帆先生。莫砺锋1984年以后在南京大学中文系任教。现为南京大学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2017年7月8日,莫砺锋于南京接受作者采访,访谈中,当被问及未来人生还有哪些希望完成的计划时。

杜甫评传莫砺锋杜甫评传莫砺锋 莫砺锋:我们今天怎样继承传统

我与巩本栋教授一起从南大来到武大参加纪念刘永济先生诞辰一百三十周年的盛会,本栋兄曾钻研过刘先生的学术成就,且整理过刘永济先生的遗著,完全有资格来此参会。我则不同,对于我来说,刘永济先生的学术成就有如数仞门墙,“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我来参会的主要目的是来向刘先生致敬。在上世纪五十年代。

推荐阅读
莫砺锋说孝悌莫砺锋说孝悌 莫砺锋 | 从《七八个星天外》说起
莫砺锋百家讲坛唐诗莫砺锋百家讲坛唐诗 莫砺锋:中国是诗的国度
弘成教育为什么退市弘成教育为什么退市 瞄准高端学历需求 弘成教育布局国际艺术留学
杨丽菁结婚没有啊杨丽菁结婚没有啊 最星闻:杨丽菁跟邵峰为何分手 杨丽菁结婚几次?
北大陆步轩卖猪肉北大陆步轩卖猪肉 陆步轩:北大高材生卖猪肉 追求尊严的 “屠夫”
孙兴民和武磊孙兴民和武磊谁更强?
骨龄怎么测骨龄怎么测 如何通过测骨龄看身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