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铁生秋天的怀念 史铁生《秋天的怀念》原文及赏析

2019-07-17 - 史铁生

我狠命地捶打这两条可恨的腿,喊着:“我活着有什么劲!”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忍住哭声说:“咱娘儿俩在一块儿,好好儿活,好好儿活……”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病已经到了那步田地。后来妹妹告诉我,她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睡不了觉。

史铁生秋天的怀念

那天我又独自坐在屋里,看着窗外的树叶唰唰啦啦地飘落。母亲进来了,挡在窗前:“北海的菊花开了,我推着你去看看吧。”她憔悴的脸上现出央求般的神色。

“什么时候?”“你要是愿意,就明天?”她说。我的回答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好吧,就明天。”我说。她高兴得一会坐下,一会站起:“那就赶紧准备准备。”“唉呀,烦不烦?几步路,有什么好准备的!”她也笑了,坐在我身边,絮絮叨叨地说着:“看完菊花,咱们就去‘仿膳’,你小时候最爱吃那儿的豌豆黄儿。

史铁生秋天的怀念

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北海吗?你偏说那杨树花是一毛一毛一虫,跑着,一脚踩扁一个……”她忽然不说了。对于“跑”和“踩”一类的字眼儿。她比我还敏一感。她又悄悄地出去了。

她出去了。就再也没回来。

邻居们把她抬上车时,她还在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我没想到她已经病成那样。看着三轮车远去,也绝没有想到那竟是永远的诀别。

史铁生秋天的怀念

邻居的小伙子背着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正艰难地呼吸着,像她那一生艰难的生活。别人告诉我,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我那个还未成年的女儿……”

又是秋天,妹妹推我去北海看了菊花。黄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洁、紫一红一色的花热烈而深沉,泼泼洒洒,秋风中正开得烂漫。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妹妹也懂。我俩在一块儿,要好好儿活……

【赏析】

史铁生(1951年1月4日-2010年12月31日),原籍河北涿县,1951年出生于北京,当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196一9年去延安一带插队,因双一腿瘫痪于1972年回到北京。后来又患肾病并发展到尿毒一症,需要靠透析维持生命。

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史铁生创作的散文《我与地坛》鼓励了无数的人。其他作品还有《老屋小记》《命若琴弦》《我的遥远的清平湾》《病隙碎笔》《务虚笔记》《我的丁一之旅》等。

《秋天的怀念》是史铁生对已故母亲的回忆,表现了史铁生对母亲深切的怀念,对母亲无尽的爱,以及史铁生对“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悔恨。有人说:“寥寥几百字把自己对母亲的爱与自己少不更事的追悔挥撒地淋一漓尽致,表现了母爱的无私,理解与伟大。他没有对病痛屈服,病痛反而使他写出了这样字字珠玑的文章。我们被他深深地折服了,感动了。”深以为然。

相关阅读
史铁生的随笔散文史铁生的随笔散文 秋天的怀念史铁生全文散文

双腿瘫痪后,我的脾气变得暴躁无常。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雁阵,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听着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我会猛地把手边的东西摔向四周的墙壁。母亲就悄悄地躲出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听着我的动静。当一切恢复沉寂,她又悄悄地进来,眼边红红地看着我。“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我推着你去走走。”她总是这么说。

史铁生我与地坛史铁生我与地坛 在地坛怀念史铁生

来北京之前,儿子云楷读了史铁生的《秋天的怀念》,又拿来《我与地坛》读,边读边责备史铁生:“他怎么能让妈妈那样的担心和难过,直到她去世,才思悔过。”我不与他辩论,只是慢慢地说:“你这个年纪,没有经历过苦难,如何能理解年轻的他突然瘫痪的绝望?没有为人父母,自然也无法对他母亲那份痛彻心扉又无可奈何的爱感同身受。

史铁生逝世史铁生逝世 史铁生的精神遗产

齐克果指出:“我们每个人都不得不走上这条路踏过叹息桥进入永恒”。许多年前,史铁生在《我与地坛》中写下了这样一段关于死亡的文字:“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史铁生怎么瘫痪的史铁生怎么瘫痪的 史铁生:人活着 必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生命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一个不断超越自身局限的过程,这就是命运,任何人都是一样,在这过程中我们遭遇痛苦、超越局限、从而感受幸福。所以一切人都是平等的,我们毫不特殊。《病隙碎笔》但是太阳,他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散烈烈朝晖之时。《我与地坛》人不能没有爱。

史铁生的经历史铁生的经历 史铁生:有过我的车辙的地方都有过母亲的脚印

现在我才想到,当年我总是独自跑到地坛去,曾经给母亲出了一个怎样的难题。她不是那种光会疼爱儿子而不懂得理解儿子的母亲。她知道我心里的苦闷,知道不该阻止我出去走走,知道我要是老呆在家里结果会更糟,但她又担心我一个人在那荒僻的园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我那时脾气坏到极点,经常是发了疯一样地离开家,从那园子里回来又中了魔似的什么话都不说。

推荐阅读
史铁生我与地坛史铁生我与地坛 在地坛怀念史铁生
史铁生散文史铁生散文 史铁生《我与地坛》
信息安全老三样【信息安全老三样】信息安全行业未来前景怎么样?
中国大历史电子书中国大历史电子书 《皇极经世》书中的中国大历史观
江汉大学是好学校吗江汉大学是好学校吗 武汉高校游记——江汉大学
销售话术美容院【销售话术美容院】美容院销售话术介绍
马家辉小君君马家辉小君君 马家辉说的小君君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