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贻琦先生说 清华前校长梅贻琦为何当年去了台湾?

2018-12-30 - 梅贻琦

梅贻琦先生宽厚温良,虽然寡言,但一言九鼎,万事都有主意。或许是因为笃信基督教,所以行为克己,接近苦行僧,连吃的饼中肉馅太多,也会觉得靡费。

梅贻琦先生在清华校史中被提得并不多,甚至刻意被淡化。刻意淡化了他是清华在任最久的校长,刻意淡化了是他让清华在风雨飘摇中存活且壮大。

梅贻琦先生说

国民党的党化教育时期,学者与政客夺着年轻人,一个要把他们变成“真理的孩子”,一个要把他们变成“党的孩子”,梅贻琦硬生生搭起学术象牙塔,抗逆政治对学术的强暴。

抗日战争时期,清华沦陷、北大沦陷、南开大学被夷为平地,为保住中国教育奄奄一息的火种,三校南迁,实际工作几乎落在梅贻琦一人的肩上,在云南建起西南联大,一如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摩西。

梅贻琦先生说

国共内战时期,1949,天地玄黄,旧时代将沉没,新时代还未卜,国共两党争夺知识分子,他离开了大陆,成为了被“抢救”的知识分子,在台湾复校,成立了后来的新竹清华。

由于他的出走,让他在教育史中的评价一直是暧昧的。无论是当时或现在,都喜欢用站队和姿势来评价人,认为留下的必然是忠贞之臣。可实际上,出走的并非是出于觉悟低,留下的,也不全是出于对新社会的期待,而各有各的隐忍。

梅贻琦先生说

例如沈从文早就意识到新时代的“来者不善”,且自己很难有容身之地,但旧的时代将要沉没,自己与之或缠绵或缠斗了半生,有和它共同沉没的责任,因此他留下,多少有些旧时代文人殉葬的心态。

梅贻琦离开大陆,当时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支撑学校运转的庚子赔款当时在美国,如果不走,那钱也就没了。可是很多年后,传说在一次与朋友的对谈中,他说自己如果留下,那要么被打成反革命,要么成为傀儡,两者都是不是他所愿意的。梅贻琦把清华带去了台湾。而留在大陆的清华,血液中又混入新的因子,革命的因子。

梅贻琦先生说

清华另外一个值得一书的校长就是蒋南翔,他曾是梅任校长时期的清华学生,那时就曾经写下“华北已经容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他在RQ间,清华从与政治静默对抗的力量,忽然成为了时代中呼风唤雨的弄潮儿。

两个校长是相反的两个极端:梅贻琦从不明显表示党派色彩,唯一的原则是保护参与政治运动的大学生,让他们免于牢狱。蒋南翔则在反右斗争中亲手打倒四大右派教授;梅贻琦与党化教育抗争,坚持“教授治校”,蒋南翔则要求清华里“党的组织,不仅在一般政治性的活动中发挥作用,而且必须在经常的教学工作中发挥作用。” 买办的清华与革命的清华,教授的清华和革命领袖的清华,通才教育清华和“又红又专”的清华。

我在清华呆了四年,时常感受到一种矛盾与分裂。它时而是学者的,是不争的,是以不变应万变的;时而又是属于政治家的,革命的,指点江山的,预备统领和主导社会进程的。我想,这种矛盾,大概就源于梅贻琦校长和蒋南翔校长的区别,旧时代和新中国的区别。

( 梅贻琦,字月涵。1931年,42岁的梅贻琦出任清华校长,自此后一直到他在台湾去世,一直服务于清华,因此被誉为清华的“终身校长”。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

作者:蒋方舟,1989年10月27日出生于湖北襄阳,中国青年作家、《新周刊》杂志副主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
先生梅贻琦先生梅贻琦:大概或者也许是 恐怕仿佛不见得

梅贻琦大概或者也许是,恐怕仿佛不见得“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梅贻琦文蒋方舟十九世纪末,大清帝国的溃败刚刚开始。1895年,甲午海战,还是北洋水师学堂学生的张伯苓随军舰出征,看第一艘兵船刚刚出海,立刻被日舰击沉,年轻的沸腾的热血第一次遭受沉重打击。甲午海战战败,张伯苓目睹威海卫在两天之内从日本旗换成英国米字旗。

梅贻琦教育思想梅贻琦教育思想 郑天挺:梅贻琦先生和西南联大

大家还记得年初热播电影《无问西东》中风度翩翩、学者气象的梅贻琦校长吧。他是两岸清华共同的“永远的校长”,他把一生都奉献给了教育,奉献给了清华,可以说他和清华早已融为一体,以至于人们说到清华就会想到梅贻琦,说到梅贻琦就会想到清华。他的人格魅力,他的云水襟怀,不独影响了清华,更扩大到整个社会。为了表达我们对梅贻琦先生的敬仰之情。

清华梅贻琦清华梅贻琦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生中的两次迟到

梅贻琦任清大学校长期间,作风严谨,从不破规矩,就拿开会来说,从来都是提前到会,没有迟到的时候,可有两次,他却差点迟到了。1941年7月的一天,梅贻琦正在成都公干,这时,西南联大突然来电,政府要在联大召开一个教育会议,请示他某日某时可否开会。梅贻琦立即批准,并表示自己择日返回昆明,按时参加会议。可没想到。

清华校长梅贻琦名言清华校长梅贻琦名言 影响清华的演讲:梅贻琦校长的就职演说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这句话在中国高等教育史上拥有重要的地位。根据史料记载,这句话出自梅贻琦先生在1931年12月3日就任清华大学校长时的就职演说,除了这句振聋发聩的名言之外,整篇演说平实简朴,如对家人,一如梅先生本人。梅贻琦,字月涵,1889年12月生于天津,后来成为天津南开学堂的第一班学生。

梅贻琦读音梅贻琦读音 “寡言君子”梅贻琦曾妙语如虹:坏学生都是被教坏

nbsp;nbsp;nbsp;nbsp;教育家梅贻琦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人称“寡言君子”。有一次,学校的一些学生与社会上的人发生争执,导致对方严重受伤。媒体记者蜂拥而至,经过采访,认为学生的过错大。此事报道后,引起轩然大波,民众纷纷指责学校。有记者问梅校长打算怎样处理学生,是不是要开除。梅贻琦没有迎合舆论以求自保。

推荐阅读
梅贻琦大师梅贻琦大师 国学大师梅贻琦的简介
清华梅贻琦清华梅贻琦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生中的两次迟到
家有仙妻宫雪花家有仙妻宫雪花 宫雪花年轻时的照片曝光 被赞美如画
小升初暑假学什么【小升初暑假学什么】小升初暑假 孩子应该怎么学习?
高考状元错题本的样本高考状元错题本的样本 高考状元的“错题本”(图)
营养师怎么考营养师怎么考 爱烹饪“爱心餐”的讲师 也是爱“补色”的营养师
基础医学可以当医生吗【基础医学可以当医生吗】首届全国基础医学前沿创新研究生论坛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