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孔坚大脚革命观后感】俞孔坚:大脚革命

2019-11-20 - 俞孔坚

“我们还在裹脚,我们的审美观仍然是小脚的审美观,我们的价值观仍然是小脚的价值观。千百年来,少数的城里人,苏东坡,李渔,米芾,这些我们奉为士大夫的高雅之士,他们定义了所谓的美和品味。而我们居住的城市和景观,恰恰是这种价值观最宏大的展现……”

俞孔坚大脚革命观后感

“你们看看我们的城市,再看看我们乡下的田园。丰产的稻田,稻田种的是稻子,丰产而美丽。但是我们不认为它是美的,到了城里以后,我们把这样的田平掉了,种上了光鲜的草坪,灌溉施肥,一平米草坪每年要灌一吨的水才能把它养活,我们认为这是美的。

再看看我们乡下的田园,果实累累的桃子、梅子、梨子,但我们认为那是乡下的,一到城里我们都连根拔掉了。公园里种的都是这些树都只开花不结果,我们不让它结果子,这些桃树的生殖器官变成了重瓣的花朵。

我们的鱼也是这样。我们农民养的鱼不是美的,河里的鱼不是美的。我们家里养的鱼都是中国特产的金鱼。金鱼实际上是最丑的,头是畸形的,腰是畸形的,尾巴是没有力气的,所以这个鱼如果放到黄浦江里,明天就死了……”

“我们对待土地、对待江河也是如此,用的是小脚这种畸形的审美态度和价值观。你看这就是我们的中国的大小江河,从这儿走出去五百米,你去看看我们黄浦江就是这样的。五百年一遇的防洪堤,一千年一遇的防洪堤,把大江大河全部裹上水泥,用无度的水利工程来试图防范我们的水患。但是你发现了吗,我们的水患越来越严重,每年都会犯洪水,因为裹掉了大自然的那双脚,我们的大江大河自己都不能调节雨涝,不能调节雨洪……”

“我们需要一场革命,这场革命我把它叫做大脚革命,从我们自己开始,改变我们的审美观,改变我们的价值观……大脚革命就是我们要回归生产。我们的土地本来是丰产,但是我们现在的土地,一进入城里就被划为城市建设用地,城里就不允许有农作物,甚至有的小区里会把居民种的菜都给拔掉,不让人家去劳动生产,但实际上丰产才是真正的、健康的美丽……”

“即使我们把所有防洪堤、所有大坝全部都炸掉,洪水能够淹掉的国土面积才0.8%,极端情况下才淹掉6.2%。也就是说,中国防洪防了几千年,抗洪抗了几千年,实际上只为了0.8%的国土。我想问,这值得吗,为什么要打这样一场永远不可能胜利的战争呢?所以认识到这个问题以后,我们就需要行动,砸掉这样的钢筋水泥……”

“这是我回国做的第一个工程,十多年前在浙江台州的一条河。原来非常漂亮的一条河,蜿蜒曲折,两边全是丰茂的植被、湿地,洪水来了水就涨上来了,鲤鱼也上来了,结果水利部门给了两个亿的工程款,说做成防洪堤。工程刚做了一半,市长就接到了农民的上访,因为农民的牛没地方喝水了,原来我们的河漫滩都是成群的水牛在傍晚时候在河里去游泳,去喝水,后来又发现小孩子掉下去爬不起来了,人淹死了。

再后来发现青蛙也没了,因为湿地消失了,青蛙在河里产卵,蝌蚪爬不到岸上来了,整个生态系统被破坏。

市长连夜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办。我说砸掉防洪堤,他一听吓坏了,两个亿说砸就砸掉,这不是政治风险嘛,他说,你怎么保证洪水不会冲掉我的城市?我就跟他做了分析,十年一遇、二十年一遇、五十年一遇的洪水分别淹到哪里,后来我们发现,没有这个防洪堤洪水也淹不到城市。

我们可以把淹掉的地方做成公园、绿地和湿地,甚至可以做成稻田,荷花,为什么要花两个亿来做防洪堤呢?这个两个亿投下去以后,农民要种多少年的地,才能从经济上算把这两个亿的投资给还上呢?砸掉它以后,我们故意设计了河漫滩下的浅滩深滩,让鱼在这里产卵,让青蛙在这里产卵,让牛可以下去喝水,让人可以在这儿行走。

洪水来了,可能淹掉就一两天,或者最多也就一个星期,平时都可以让人去使用。我们为什么非要做五十年一遇的防洪堤,五百年一遇的防洪堤呢?大家几乎一辈子都没法在河边走路了,这是很悲惨的事情,所以现在即使洪水来了,人照样可以在栈桥上行走,周边也恢复了茂盛的植被。所以对待自然的水系统、自然的河道、自然的湿地系统,我们要做最小的干预……”

“中国的季风气候特点就是夏天下雨,雨来得很猛,结果我们的集中排水系统往往不能适应我们的强暴雨,一天要降200毫米的雨水,所有管道都会瘫痪,我们的雨水管道都会瘫痪,无论你做得多粗,都不能解决中国强降雨的这种特征。但是只有自然系统可以适应自然的河渠,自然的水系统可以适应,所以城市应该回归海绵系统,建立一个海绵的城市……”

“实际上是我们的建筑都可以变成节能的环保建筑,可以从你自己家里做起。这是我自己家的阳台,我家住在一个五层楼公寓的顶层,那么我就收集雨水和太阳能,把屋顶的所有雨水都收集了。一年之后,我收集了52吨的雨水,然后用来种蔬菜,种了一年,就这么点地方,收获了32公斤的蔬菜……”

“回归我今天要讲的主题,我刚刚讲食物是中国文学革命的一个源头,原来把卖豆浆油条的语言变成了诗歌,船工的号子变成了音乐变成了歌曲,我今天要讲的就是回归土地,野草可以是美的,稻田可以是美的,大脚可以是美丽的,我们的土地需要来这么一场深刻的革命,这场革命实际上是继五四之后一场真正的、深刻的革命,它是倡导一种新的文化,一种白话,一种回归大地的诗歌。”

俞孔坚1995年获哈佛大学设计学博士,全国风景园林硕士专业学位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1997年回国创办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并在北京大学创办两个硕士学位点:景观设计学硕士和风景园林职业硕士。1998年创办国家甲级规划设计单位——北京土人景观与建筑规划设计研究院,目前已达350多人的国际知名设计院。

俞孔坚的城市和景观设计作品遍布全国和海外,曾九度获得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荣誉设计和规划奖,五次获得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两次获得全球最佳景观奖,两次获得国际青年建筑师优秀奖,三次获世界滨水设计杰出奖,并获2008年世界建筑奖, 2009年ULI全球杰出奖,中国第十届美展金奖等国内外重要奖项。

这些作品以现代性和鲜明的中国特色,以生态和人文的精神,赢得国际声誉;他把城市与景观设计作为“生存的艺术”,倡导白话景观, “反规划”理论, 大脚革命和大脚美学,以及“天地-人-神”和谐的设计理念。

相关阅读
俞孔坚设计理念好处【俞孔坚设计理念好处】俞孔坚(三):“大脚革命”的海南实践

俞孔坚1963年出生在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白龙桥镇东俞村,是地地道道的农家孩子。他发奋读书,顽强拼搏,1980年顺利考取北京林业大学园林专业,毕业后继续攻读研究生,在北京林业大学当了5年教师。1992年,俞孔坚考取了美国哈佛大学景观规划和城市设计专业的博士研究生,辞职之后赴美留学。在哈佛大学,他的身份很复杂。

景观大师俞孔坚作品【景观大师俞孔坚作品】俞孔坚设计作品 景观设计大师及作品分析

景观设计大师及作品分析彼得拉茨(PeterLatz)是德国当代著名的景观设计师,1983年担任了慕尼黑工业大学风景园林专业教授,现担任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兼职教授,和哈佛大学的客座教授。他的著名理念是强调对旧工业基地的回收和再利用。中国风景园林网近期推出世界著名景观大师彼得拉茨的经典作品系列展示。

俞孔坚也配评院士【俞孔坚也配评院士】【专辑回顾】俞孔坚谈当代景观设计现状

国内景观教育的弊端是,叫景观,但实际上它不是景观,它教的是园艺,教的是园林,因为中国本身的园林有传统基础。但是大家都把园林跟当代的景观设计学混为一谈了,这像花园跟景观设计是两个概念一样。Gardening是花园艺术的个人的营造。Landscape解决人和土地关系的问题,解决公众使用的问题,解决自然系统的设计。

俞孔坚争议点是什么【俞孔坚争议点是什么】请问怎么看待俞孔坚辞职北大这一举动?

咳咳,老俞最近又被吹上风头浪尖了,一个多月来北大辞职跟20名专家联名信接踵而至。估计是最近水逆吧。早年前我在一个答案里回答过:对俞孔坚教授在园林景观的建设和看法作一下客观的评价?知乎当年就已经说了:商人属性大于学者属性。吕圣东(还被很多人喷,尤其是那位挂着同济院招牌搞培训的商人同侪)现在老俞都自己做出自己判断了。

俞孔坚设计思想有哪些【俞孔坚设计思想有哪些】俞孔坚:人工智能与未来景观设计

自18世纪60年代起,工业革命的推进使机器做功代替了绝大部分简单的人力劳动;到了20世纪50年代,人类开始致力于研究用计算机代替人脑,探索通过“人工智能”替代和延展人类复杂脑力劳动的途径。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们似乎已初尝胜果,同时却也在人造的智慧面前节节败退:1997年5月,国际商业机器公司研发的计算机“深蓝”在国际象棋比赛中击败了世界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

推荐阅读
俞孔坚海绵城市【俞孔坚海绵城市】俞孔坚:海绵城市切忌“破坏性建设”
俞孔坚设计作品俞孔坚设计作品入选“世界100年100项景观”
毛坦厂中学死了多少人【毛坦厂中学死了多少人】学费3万的毛坦厂中学 为何每年复读生达8000余人?
设计学院分数线【设计学院分数线】在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就读是怎样一番体验?
做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做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做个有影响力的人
四库全书目录四库全书目录 江庆柏丨《四库全书》为什么未收录《读书敏求记》
如何度过大学生活如何度过大学生活 大家大学生活的心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