诫子书全文 滕久昕:父亲的“诫子书”

2019-06-17

 1949年1月10日,父亲滕代远被任命为中央军委铁道部部长。2月20日,铁道部从石家庄迁至北平,我们全家也跟随进京,住进东城区煤渣胡同27号。

进城不久,父母就把当时年仅6岁的二哥腾久光和堂哥滕久明送进荣臻小学幼儿部(后改名八一小学,现为北京八一中学),住校学习。

诫子书全文 滕久昕:父亲的“诫子书”
诫子书全文 滕久昕:父亲的“诫子书”

二哥和堂哥都出生在战争年代,从小跟随父母“南征北战”,过惯了集体生活,且不受约束,沾染了不少“野孩子”气。尤其二哥,顽皮、淘气,好搞恶作剧,到了五年级还没有加入少先队。

当时,父亲的警卫秘书卜占稳每个周六下午负责把两个孩子从学校接回家,周一早上再送回学校。一次,卜占稳在接孩子时,听到三个学生在吹牛。

诫子书全文 滕久昕:父亲的“诫子书”
诫子书全文 滕久昕:父亲的“诫子书”

先是某局长的孩子说:“我爸是局长,有专车。”

另一个孩子听了很不服气:“局长算老几?我爸是部长,坐‘吉姆’车,管着你爸。”

第三个是某高级领导干部家的孩子,听后更不服气:“我爸坐大‘吉斯’车,你俩的爸爸都归我爸管。”

诫子书全文 滕久昕:父亲的“诫子书”
诫子书全文 滕久昕:父亲的“诫子书”

卜占稳回家后把这件事告诉了父亲,他听后神情严峻,意识到孩子长期生活在高干子女的“小圈子”中,对成长很不利。他和母亲林一商量后决定:一是立即停止用公车接送孩子,让他们坐公共汽车上学、回家;二是将滕久明改名叫“林小明”,转到东城区新开路小学读书。至于二哥,父母做出一个更为惊人的决定:改名“刘小林”,让他离开北京,送到卜占稳的老家——河北省唐县的一个穷困山区锻炼。

后来,因为山里上学实在不便,父亲就让二哥带着户口转到黑龙江省依兰县的姥爷家,边上学边劳动。这期间,父亲虽然工作繁忙,但总要抽出时间给二哥写信,鼓励他坚持下去。

父亲在一封信中写道:“一定要去掉干部子弟的优越感,要和工农子弟打成一片。”

他在另一封信中又写道:“要走出干部子弟的‘小圈子’,把自己变成工农兵的普通一员。”

农村生活的锻炼对二哥的影响很大。他与农家子弟一起春天种地、植树,夏天挑土筑堤防汛,秋天上山割草打柴,冬天到室外厕所刨粪积肥……经过锻炼,二哥的皮肤晒黑了,身体强壮了,学习成绩也上来了。整整过了三年,二哥才被转回北京25中继续读书。

1962年,正值蒋介石要“反攻大陆”。二哥报名参军,成了一名海军战士。他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继续“隐姓埋名”锤炼自己,成长进步很快,先入团,后入党,还提了干,多次受到部队的表扬和立功嘉奖。